第17章 永生16

  祭司没有说话,维斯特知道对方是在思考什么——当然不会对他详细说明——他只是等待着祭司的决定。

  大约过了2分钟,准确来说是115秒的时候,祭司终于做出了回应——

  “继续观察。”祭司说。

  显然对方也没有什么好主意,维斯特想。

  他觉得这也是祭司准备报告给公司上层的暗示,他思考了一会儿后对祭司说:“我会继续观察。”

  “包括我的邻居。”

  维斯特想起了自己那个叫做利维的邻居,诚然,对方出现的时机过于凑巧,但看起来和永生派没有过多的联系,这样的说辞也只是习惯性的怀疑。

  又是沉默了片刻,维斯特仿佛才想起自己此行真正的目的——

  “我想看看马歇尔的雕像。”

  他迫切想要知道,自己能够从马歇尔的记忆里找到什么讯息。

  ……

  公司并没有让维斯特等待太久,大约过了2天,他被通知可以去探查马歇尔的记忆。

  但必须是在另外两名公司员工的陪同之下。

  他不知道这是处于安全考虑,还是纯粹的监视,所幸公司指派的两个“观察者”都是熟人——他的好朋友“塞西尔”,以及之前提过的那个驱魔人。

  维斯特冲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了那尊雕像——和他在房间里看见的那样,雕像里马歇尔的尸体并没有腐烂,他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美丽。

  维斯特仔细观察着这个青年的表情,发现正如电影里表现的那样,他的脸上毫无痛苦,甚至略带笑意。

  他看着马歇尔,最后闭上眼睛,进入到了对方的记忆中。

  ……

  维斯特站在记忆回廊之中,他能够看到一扇扇门出现在走廊上,那些都是属于马歇尔的记忆。

  然而怪异的是,这些出现在回廊上的门,一部分是上锁的状态。

  ——这代表着是对方不愿去回忆以及恐惧到以往的部分。

  这在维斯特的职业生涯中很常见,毕竟谁都有恐惧的东西,维斯特一般不太愿意去打开这些上锁的房门——恐惧的力量太过强大,即便是最普通的人类,他们所害怕恐惧的事物,表现在这座回廊中,也会体现出惊人的能量。

  他慢慢绕过那些上锁的房间,发现马歇尔上锁的记忆远比他想到的多得多,几乎走了一会儿,他才找到了几间没有上锁的房子。

  他随意打开了其中一扇门。

  那是一扇破旧的,留有油污的破旧木门——维斯特拧开门把手的时候,能感觉到那种让人不快的触感——像是什么动物脂肪混杂着血迹,没有洗净的触感。

  而维斯特打开门的瞬间,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那味道是如此刺鼻,即便是维斯特也忍不住作呕,他眯着眼睛,打量着房间内的场景。

  和想象中的恐怖不太一样,这间房子称得上普通。

  整个房屋的构建是马歇尔活着的年代常见的那样,屋内的摆设拥挤又杂乱,房间里到处都是脏兮兮的油污,混杂着一股让人无法形容的腥臭味。

  那是动物内脏被剖开之后的臭味,混杂在这片城市的上空,在维斯特知道的历史里,很长一段时间,这股臭味都是被诟病的存在。

  他想起马歇尔的父亲似乎是个屠宰场工人,他们居住的地方也在屠宰场的周围,房屋里的气味倒是能够解释得清楚来源。

  此时是傍晚,维斯特没有在房间里看见任何人,于是他绕过扔在地上的玩具,向那些掩盖着的房门慢慢走去。

  然而当他刚刚踏出脚步的瞬间,他听见了地板传来的“嘎吱”声,他急忙回头,就看见了一个男孩站在那里。

  对方有一头灿烂的金发,正面无表情地看着维斯特。

  维斯特猜测对方就是马歇尔,他站在那里,知道对方不会在记忆里看见他,于是他看着马歇尔穿过了自己的身体,走向了另一边。

  维斯特看见他趴在窗台上,发出了“啾啾”的声音,大约过了几秒之后,维斯特听见了有相似的“啾啾”声从窗户下传来。

  他想要往前走几步去看看窗台下回应马歇尔的是谁,却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那是马歇尔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这在他的记忆里形成了一道防线。

  维斯特试着穿过那道透明的屏障,只见原先趴在窗台上的马歇尔顿时回头,而当他转头的时候,他的脸也出现了恐怖的变化。

  ——不再是可爱的小孩子模样,而是扭曲的怪诞的即将腐烂的脸庞。

  这意味着,一旦维斯特想要强行去探查这个秘密,记忆里的马歇尔会立即变成恐怖的怪物,杀死探查记忆的外来者。

  于是维斯特只能站在那里,双手举高,不再触碰那道透明的屏障。

  这下马歇尔飞快转过了头,他继续在那里对着窗台说着什么,又过了几秒之后,他匆匆穿过维斯特的身体,离开了这栋房子。

  而当马歇尔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房间后,房间内的摆设也在飞快消失。

  维斯特在房间内的东西完全消失之前,打开那扇门又走了出去,他回到走廊上,看见了走廊上马歇尔的雕像。

  对方永远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

  维斯特又打开了一扇门,刚刚打开那扇门,他就感觉到了一阵喘不过气的感觉,眼前是一片黑暗,稍微等待了片刻之后,他才明白自己究竟待在哪儿。

  他的鼻腔里依旧是那股让人作呕的腥臭味,地毯上充斥着脏污和洗不干净的油渍,他捂住自己的嘴巴,知道自己此时正躺在床底下。

  他想要呼出一口气,却发现自己身旁有人捂住了他的嘴,那手掌粗糙夹杂着洗不净的油腻感,让维斯特几欲作呕。

  他稍微等待片刻,才看清捂住了自己嘴的人是谁——对方有着一双灰色的眼睛,以及狭长的中庭和过高的颧骨——他是马歇尔的哥哥。

  维斯特没有说话,他们只是躺在床下,听着外面的声响——好像是骨头被敲碎的声音,维斯特感觉自己的脸要被捏到窒息。

  他的哥哥脸上一片惨白,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他们缩在床底下,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对方远比维斯特记忆里看起来年少,至多14、5岁的模样,他猜测这应该是马歇尔年幼时的另一个回忆。

  他们趴在床底,臭烘烘的地毯,油腻腻的手掌,几乎要让人窒息的腥臭味,以及床外那把骨头敲碎的声音——十足的噩梦景象。

  他的视线几乎变成了一片黑白,维斯特知道自己正在马歇尔的身体里,他看见地面上出现了一滩血迹,顺着床底蔓延……

  有一双鞋停在了床铺前,他感觉到他的哥哥几乎要把他捂到窒息,安静的室内只剩下外面的喘息声。

  最后,那鞋子慢慢远离了床铺。

  他感觉到自己哥哥捂住他的手稍微放松了一些。

  然而下一刻——他们头顶遮盖的床垫就被立即掀开,陡然出现的光亮让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那激烈的恐惧和十足的惊慌让维斯特立即被弹出了马歇尔的记忆。

  等他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待在了走廊上。

  而他刚刚打开的那扇门,又重新上了锁。

  “……”维斯特皱眉看着眼前的走廊,他发现当这扇门被锁上之后,接下来的门上全部出现了锁链。

  这仿佛是马歇尔心底最恐惧的回忆,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对方会逃避一切的东西。

  他知道探查无法继续下去,并且他不能再伸入马歇尔的记忆,否则他会迷失在这个走廊里,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身体中。

  维斯特又看了眼走廊上的画像,画像里的马歇尔依旧面无表情。

  他心底带着些遗憾的念头,最后只能暂时退出了记忆回廊。

  ……

  确认这次的探查没有任何问题后,维斯特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然后他看见了正站在门口的利维。

  对方看见他之后,有些害羞地打了个招呼,然后他举着手里的包装袋,”我给你带了些面包。”他想了下说,“感谢你的照顾。”

  维斯特走过去,“你最近还在做噩梦吗?”

  从那个房子回来之后,维斯特发现这位邻居的状态变得很差,他路过面包店的时候,看见这位邻居不断出错,最后只能沮丧地离开店里,站在门外不知道想些什么。

  维斯特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才走过去和对方打了招呼,他的目光转向利维身后的店铺,然后询问,“你还好吗?”他说,“我感觉你的状态很糟糕。”他注意到了自己这位邻居的黑眼圈。

  利维有些苦恼地抓了下头发,他似乎也察觉了自己的状态不太对劲,他对维斯特说,“我最近会休息一段时间。”

  “多久?”

  “三天?也许一周。”利维说,他转头看向店面,“我不确定,但我最近的状态确实很糟糕。”

  他有些苦恼地看着维斯特,“我不知道该如何叙述,但我有些恐惧睡眠——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可笑,但我总担心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

  ——维斯特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担忧,确实,假如一旦睡着就会不断梦见恐怖又怪异的“预知场景”那任何人都会变得恐惧睡眠。

  “或许你可以吃点安眠药。”维斯特真诚建议。

  利维看向他,“这无法解决问题。”

  维斯特当然知道,对方是恐惧睡眠这件事,而不是单纯无法入睡。

  但他暂时想不到什么好主意去解决利维的烦恼。

  维斯特站在店外,发现利维一直在观察自己,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你想说什么?”他问。

  “……”利维小声说了些什么。

  维斯特稍微靠近了些,“你的声音也许可以再大一些。”

  “……我想暂时借住在维斯特先生的家里。”利维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很过分,”抱歉。”他又说,“这太唐突了,我想我确实有些睡眠不足,才会说出这样让人为难的内容。”

  维斯特抱着手臂,他看着头越来越低的利维——

  “可以。”他说。

  他无视了对方立即抬起的头,以及好像小狗一样的眼神。

  他希望利维的噩梦,能给自己一些新的线索。

  ——这就是为什么,当维斯特回到家中后,利维等在门口的原因。他们最近一直住在一起。

  “没有。”利维带着笑容说,“我最近一直没做任何噩梦。”

  维斯特点点头。

  他伸手接过利维带来的面包,盘算着什么时候让对方离开——当意识到利维短时间内不会做噩梦之后,维斯特顿时对收留对方这件事没了兴趣。

  他在心底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晚,明天就让对方收拾行李离开。

  作者有话说:

  上半年工作变动比较大,所以更新会比较慢,最近在尝试复健中,可能更新不会特快,但这本不会坑的。感谢在2022-05-09 23:33:05~2022-07-14 22:16: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论大局观的养成 10瓶;39343832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

推荐小说

  1. [古代言情] [以身为饵]冥王深陷反派温柔乡【完结】
  2. [古代言情] 蒙尘珠【完结】
  3. [古代言情] 诡异融合【完结番外】
  4. [古代言情] 只想做普通人【完结】
  5. [古代言情] 荆棘玫瑰【完结】
  6. [古代言情] 战神跌落神坛后被标记了[ABO]【完结】
  7. [古代言情] 找错反派哥哥后【完结】
  8. [古代言情] 我直播算命爆火【完结番外】
  9. [古代言情] 一生一世一浮屠【完结】
  10. [古代言情] 竹马小夫郎【完结】
  11. [古代言情] 重生成帝王的掌心宠【完结番外】
  12. [古代言情] 情杀仇【完结番外】
  13. [古代言情] 修真界幼崽求生指南【完结】
  14. [古代言情] [星际]上将的崽崽竟是人外触手系【完结】
  15. [古代言情] [穿书]帝师为后【完结】
  16. [古代言情] [穿书] 撩了疯批反派后我跑路了【完结】
  17. [古代言情] [穿书] 师尊,您徒弟还没开窍呢【完结】
  18. [古代言情] 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完结】
  19. [古代言情] 雌君的白月光竟是我自己【完结番外】
  20. [古代言情] 大师兄选择去修无情道【完结番外】
  21. [古代言情] 小夫郎是赚钱能手【完结番外】
  22. [古代言情] 星际大佬氪金养我【完结番外】
  23. [古代言情] 只为在盛世秀恩爱【完结】
  24. [古代言情] 一只狐狸【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