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永生13

  维斯特坐在椅子上,他看着利维的脸上充斥着挣扎,却只能被塞恩举起手臂,那榔头已经高高举起,下一秒就要砸到维斯特的脑袋上。

  维斯特心底吹了个口哨,他猜塞恩身体里的柯克斯肯定是在接触利维身体的瞬间,暂时控制了对方的心神和动作,让他像提线木偶一样,接受自己的掌控。

  利维的手臂几乎因为想要对抗那控制自己的力量变得青筋凸起,但依旧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中的榔头,以极快地速度砸向维斯特的脑袋。

  惨剧几乎就要在下一秒发生——

  然后他看见维斯特活动了下身体,下一秒一脚踢向了自己的膝盖,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摇晃了下,紧接着维斯特就从松开了帮助自己手臂的绳子。

  从椅子上站起来,他伸出手,以几乎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从空气中抽出一把匕首,然后抵在了塞恩的脖子上——

  “别冲动。”维斯特的手中的匕首已经贴近了对方的脖颈,“这很锋利,你知道的。”

  “对付怪物们更有效果。”

  就像他能够把自己接触到的人,拉入到记忆回廊中一样,在莱尔进入他的记忆里生活之后,他又多了另外一种能力——

  【利刃:能够从在一定时间内,抽取任意物质,形成一把能够割断一切的冷兵器,对怪物效果更佳。】

  他一只手抓住利维的西装领口,把他拽到自己的身后,一边用匕首顶住塞恩的咽喉。

  “你应该不想再死一次。”维斯特轻松地说。

  他的目光看向那群依旧狂热,但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而变得僵硬的人们,维斯特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

  在塞恩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以极快的速度割破了他的喉咙——并没有血液飞溅的场面——对方早已经是个在多年死去的死人。

  维斯特没有太多表情地看着塞恩的身体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衰败,他就像一朵被抽走了所有水分的花一样。

  当他的身体倒在地上的时候,皮肤几乎紧贴着骨头,仿佛一瞬间被某个看不见的烘干机烤干了水分。

  仔细观察他的尸体,能够看见他的脑袋有重新缝补过的痕迹。

  “啊啊啊!!!”

  迟钝的人终于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他们慌乱地看着他们的精神领袖塞恩,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变故惊呆了,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场面中央,那个拿着匕首的年轻人,但只是眨眨眼的时间,那匕首又消失在了他的手中,顷刻间化为尘埃消失不见。

  利维也紧张地抓住了维斯特的衬衫下摆,维斯特没有说话,只是安抚地拍了下他的手腕。

  他看着角落里的那尊马歇尔雕像,发现相较于上一次看见的时候,他似乎往前移动了20公分……只可惜现在没人能够关注到这样的细节。

  维斯特拉着利维的手臂,跨过塞恩的尸体,却发现这具干尸依旧睁着自己的眼睛——

  “你想说什么?”维斯特居高临下地看着塞恩身体内的柯克斯。

  塞恩的干尸盯着维斯特蓝色的双眼。

  对方的嘴巴动了下——维斯特发现,因为塞恩的嘴唇已经消失,这让他辨认起来有些费劲儿——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依旧看明白了柯克斯真正想说的。

  【坎普提娜。】

  他依旧在呼唤这个名字。

  ……

  一楼的大厅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之中,维斯特抓着利维往楼上跑去。

  他发现在自己和利维消失的时间,永生派的人已经把这栋房子弄成了铁桶——所有的门窗都全部封闭,用木头以及贴条之类的东西焊死。

  他们也许只是不想让外面的人干扰里面献祭仪式的进行……不过维斯特觉得,这多半出自塞恩的蛊惑。

  对方早已经知道在献祭仪式的后面会发生什么,所以为了防止这群祭品逃脱。

  他故意蛊惑这群信徒封闭了这间屋子。

  维斯特想在房子里找到电话——但显然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他看着身旁的利维,然后听见了房子深处传来的惨叫。

  ——马歇尔开始了他的“祝福”。

  维斯特关上房门,上了锁,然后拉出一把椅子,坐到了这个好像是书房的空间里,他抬头看了眼书架上的书籍,稍微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才看向在一旁喘着粗气,暂时还无法说话的利维。

  “可能到早上我们才能出去。”

  维斯特坐在椅子上说,他看向利维,“你现在可以说话了。”

  利维摸了下自己的喉咙,他尝试性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才用自己稍微有些干哑的声音询问维斯特——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一个死人?”维斯特开玩笑道,在看到利维有些沉闷的表情时,他妥协性地举高双手,“好吧,我是在开玩笑。”

  他松开了自己衬衫最上门的扣子,不明白马歇尔怎么会喜欢这样的打扮,他稍微弄乱了自己的头发之后,才对利维说,“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或许你可以向我提问。”

  利维的身上依旧穿着那套黑色的西装,他学着维斯特的动作,脱下了自己的西装扔到一边,然后解开了衬衫的袖扣以及贴近脖颈的那颗纽扣。

  “我……我很难想象。”利维比划了一下说,“我看见那个男人,抱歉我忘了他的名字,他突然变成了一具干尸。”

  “但是几秒钟之前,他还在和我说话。”他似乎是回忆了一下对方抓住自己时的触感,他低头看着手腕,“那个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温度,他还是活着的。”

  “事实上,在1999年的时候他已经死了。”维斯特说。

  在记忆回廊里,他知道塞恩是在1999年的时候加入永生派的,现在思考柯克斯也许就隐藏在当时的那群人中间,他就这么引导着那件事的发生。

  在塞恩获得“永生”之后,占据了对方的身体,允许对方的一部分意识,进行活动。

  利维靠在桌子上,他用手指揉了下额头,然后才又询问维斯特,“那你是什么?”他说,“驱魔人?”他说着电影里的名词,比划了匕首的形状,“我看见你掏出了一把匕首……”

  啊,驱魔人。

  维斯特想,他并不是驱魔人,如果让公司里的那个家伙知道,一定会勃然大怒,对方很为自己驱魔人的身份感到自豪。

  但维斯特很难苟同对方粗暴的驱除方式,用牙齿用拳头用膝盖?无论哪种都有些太粗鲁。

  “差不多。”最后维斯特还是这么回答道。

  利维又是仔细思考了一下维斯特的回答,然后他才指着自己说,“所以我们参加了一场驱魔仪式?”

  他似乎还在思考那个死在他们面前的塞恩,“他被恶魔附身了?”

  “差不多。”维斯特含糊地说,他不是很想解释马歇尔的雕像,柯克斯的妄想以及那种未知的语言和存在。

  这些倒是可以汇报给公司和祭司——不过他猜测,永生派很快又会卷土重来,毕竟柯克斯和马歇尔从某种意义上,确实是永生的。

  他们只需要找到新的身份,就能够再次找到新的信徒。

  利维还在思考,维斯特却听到了走廊上传来咚咚咚声,那声音沉闷,每当发出的时候,都会引起地面的剧烈震颤。

  ——马歇尔的雕像来了。

  维斯特想。

  他拉着还在思考的利维,把对方塞到了书桌下,然后自己扯过椅子,坐在了桌子前方,用自己挡住了利维。

  很快,那咚咚声就来到了他们待着的这扇门前。

  那声音稍微停顿了几秒,紧接着,巨大的力量冲破了大门——出现在维斯特眼前的,是一尊沾了血迹的天使雕像。

  那雕像没有立即跳进来,只是站在门口观察着维斯特。

  维斯特坐在椅子上,他稍微弯腰,伸手捂住了躲在桌子下的利维的口鼻——

  “出去。”他说。

  那尊染血的雕像并没有动,而维斯特也能感觉到因为自己的举动,利维似乎有些呼吸不畅,他在心底说了一声抱歉,但依旧祈祷在利维晕倒之前,马歇尔的雕像能够滚出去。

  维斯特看向那尊雕像,他稍微举高了自己空余的那只手——

  比匕首更加尖锐的银色物质,从地下钻出,直接刺穿了马歇尔的雕像。

  “它能够出现在任何地方。”维斯特说。

  他松开了捂住利维口鼻的手,稍微挥动了下手指,数不清的尖刺突然从地底钻出,彻底刺穿了马歇尔的雕像。

  “当然,也不限数量。”

  当然,这句话是假的,维斯特想。

  他之所以还坐在这里,没有站起来,就是因为当利刃形成的数量太多,会迅速抽空他身体里的所有力量……他有些虚脱地靠在椅背上,低头看了眼躲在桌子下的利维,然后又看着门口被扎成刺猬的雕像。

  恶臭在不大的空间内弥漫。

  维斯特从雕像的裂缝里,看见了一具陌生的尸体。

  他抬头看了眼书房墙壁上的时钟,“我至少应该获得15天的年休假。”他自言自语,然后对趴在自己腿上的利维伸出手,“我说过你会没事儿的。”

  作者有话说:

  大概还有一些收尾,永生派暂时会告一段落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

推荐小说

  1. [古代言情] 穿成龙傲天的同胞哥哥【完结】
  2. [古代言情] 玄门美人星际养崽指南【完结番外】
  3. [古代言情] 黑心小白兔渣了偏执魔尊【完结】
  4. [古代言情] 捡到一只小狐狸【完结】
  5. [古代言情] 农家小夫郎【完结】
  6. [古代言情] 废土哨兵训导法【完结】
  7. [古代言情] 重生后师尊成了修真界白月光【完结】
  8. [古代言情] 傀儡师【完结】
  9. [古代言情] 云雾肆意【完结】
  10. [古代言情] 太师要欺上【完结】
  11. [古代言情] 王爷桀骜撒娇,暗卫嗜宠如命【完结番外】
  12. [古代言情] 顶级Alpha的吸引法则【完结】
  13. [古代言情] 末世之囤货养崽【完结番外】
  14. [古代言情] 公府小少爷找回来了【完结】
  15. [古代言情] 陨落的大师兄【完结】
  16. [古代言情] 帝君他明明清冷似月【完结】
  17. [古代言情] 食仙【完结】
  18. [古代言情] 不做替身后,帝国元帅嗷嗷哭【完结】
  19. [古代言情] 疯批孽徒心头宠,清冷仙尊逃迷宫【完结】
  20. [古代言情] 夫郎家的温润书生【完结番外】
  21. [古代言情] 猫猫我啊,想拍飞饲主【完结番外】
  22. [古代言情] 靠空间躺赢【完结】
  23. [古代言情] 丧尸与狗,我越过越有【完结】
  24. [古代言情] 金玉[重生]【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