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读小说>古代言情>海王翻车了> 第39章

第39章

武要离:“如不能破解,当如何?”

乃刹高僧:“立地成佛。”

武要离闻言双手合十,愿以最虔诚的供养保佑苗兄弟脱离苦海。

至于坚实后盾之类曾经说过的话,就当风吹云散忘了就好。

众人嘴里啃着零嘴,眼睛盯着战场,注意力全集中在炮火最猛烈的地方。心里感叹这位苗姓散修不平凡,搞过的男人身份不一般,分手了还念念不忘想回头,结果人家新欢在手、最好的永远是下一个。

如果说温锦程的背叛是打击,苗从殊火速拥抱新欢是重击,那么现在的情况对于徐负雪来说,相当于毁灭性的、致命性的真相。

他以为的命定情缘、十三年风雨同路的情谊,在苗从殊的心里原来属于可以随时抛弃的过去。

他不是第一个、甚至不是第二个,更不可能是最后一个,甚至根本就不是特别的存在。

徐负雪失神的问:“所以我不是你的唯一?”

苗从殊偏过头用眼角余光偷偷浏览郁浮黎的脸色,现在是黑色的平静,反正不适合正面相对。

当他听到徐负雪的问话,赶紧反驳:“你喝多了吧,别乱说,我们之间除了亲情还有什么?”

“亲情?”徐负雪抬眼看他,见他满脸恨不得撇开关系的表情,突然发出短促的笑:“我们在人间相守十三年,我八岁时,你便来到我身边,护我、伴我、教导我……后来我们在一起,那些都是假的?”

“你亲口说过那是恩情、是亲情,让我别混淆。”苗从殊心底有些不耐烦:“我及时拨乱反正,肯定你处理我们那段关系的明智、果断和正确,你怎么现在又来自打嘴巴?”

徐负雪:“我错了,我那时也不知自己错了……”

“成年人做事自己承担后果。”苗从殊说:“不然还要我说句你还是个孩子,千万别给机会赶紧打死,草席一裹抬乱葬岗扔了?”

徐负雪身形不稳,盯着苗从殊试图从他脸上、眼睛里找出些许柔情的痕迹,试图说服自己苗从殊此刻的冷漠和恨不得撇清关系的做法,只是因为恨他过往的无情和辜负。

但是没有。

他就是单纯的不耐烦,剩下的心神挂念在新欢的身上,忧他误会、怕他恼怒、愁他难过伤心。因为他爱着新欢,所以关心新欢的心情。

徐负雪回忆他以前是否也被如此偏爱过?

有。他曾被偏爱过。

否则温锦程不会嫉恨他,恨不得他备受折磨、痛苦死去。

可惜他亲手丢了这份偏爱。

徐负雪再抬眸的时候,已经红了眼圈,心口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疼得几近于窒息。

灯栖枝一一扫视在场围成圆圈的几个人,其中鹿桑荼和瀛方斛他已经知道,如今却发现还多了徐负雪和薛听潮。

此前听过苗从殊和徐负雪在人间曾有过一段,他那时没当真,毕竟三人成虎。如今能肯定他们确实曾有过一段,但那是连徐负雪本人都不确定是亲情还是恩情的过往,摆到他面前就不足为道了。

反倒是蓬莱宗薛听潮,这位具有仙家血脉、道法追求顺应天命的l山居士,心性平和、无欲无求,竟也曾与苗从殊有过情缘?

灯栖枝按着额头,满头光鲜亮丽的银发此刻略显黯淡,隐隐透着生机勃勃的绿意。

他问:“你不是说过只爱我一个人?为什么还有其他人?”

苗从殊不想回答,只想远离尘世。

郁浮黎左手虚虚的搭在扶椅上,后背靠着椅子,轻飘飘的说:“苗苗,回话。”

苗从殊梗着脖子,盖住眼睛说:“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时间段,确实没有其他人。我说只爱你一人,也没说是最爱。过了那个时间段,‘只爱你一个人’这句话失效了有问题吗?”

闻言,偷听的众人内心哗然:原来爱一个人还有时效性。

反正现在已经对生活不抱有任何希望,整个人就是五蕴皆空,满心都是普济众生,现在就很想弘扬佛法的样子。

不知为何,苗从殊心想,当他放弃抵抗的时候,意外获得内心的平静。

果然做一条与世无争、安静等死的咸鱼很快乐。

灯栖枝问:“在我之前,你有过别人、爱过别人。在我之后,你还是有过别人、爱过其他人?”

“不然呢?”苗从殊瘫在椅子上,放下盖住眼睛的手,双眼无神、没有焦距,放弃抵抗,实属颓丧。“我也是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实属自救行为。”

灯栖枝沉默良久,又问:“什么意思?”

苗从殊:“只要情缘续得上,没有悲伤只有爱。”

“……”

众人闻言只觉得荒谬,但女修们看看围在苗从殊周围那几个芝兰玉树的男人,隐隐约约觉得不仅有道理,还感到隐秘的快乐。

如果是这几个人,不管顺序如何安排,她们好像都可以。

渣不渣的无所谓,主要是想分点爱让这世间变得更美好。

她们默默记录下来,尤其合欢宗最勤快,直接用留影石将画面和声音全部录下来,打算回宗门好好研究。

要是有成效,说不定还能开堂授课、广开生源。

这时,薛听潮终于弄懂了在场几人的关系。

鹿桑荼等人包括他自己,都曾和苗从殊有过一段情缘,但彼此都以为自己是苗从殊的唯一。

薛听潮向来从容温柔的面孔瞬间裂了一条缝,他身后的蓬莱仙宗受不了敬重的居士竟不过是区区一介散修抛弃的过往,便想上来教训苗从殊。

但薛听潮抬手拦下他们,声音冷下几度,属于三百年前的那段记忆和温锦程残魂的偏执感情互相交织,搅弄他的识海和神魂,令他的情绪出现短暂的混乱。

“丛殊,他们都是你的情缘?”

“曾经。”苗从殊:“现在的情缘和道侣是我身旁这位,有兴趣的话,你们可以认识一下。但是别让他难过,他是我的小心肝。”

瀛方斛‘噗嗤’一笑,嘲讽的看向薛听潮:“殊殊的真名叫苗从殊,你应该是最晚一个知道他真名的吧。”

薛听潮面无表情,眼底好似结了一层冰霜:“不是丛殊?”

苗从殊:“不说真名只是为了让我们彼此更了解。”

鹿桑荼开口:“在一起了,你也没说。”

苗从殊:“那是为了分手见面不尴尬。”他环顾一圈,真诚的说:“别爱我,没结果。别说和我一起坠爱河,容易淹死而我不负责。”

瀛方斛观察在场几个人,直接坐到了方桌上,十指灵活熟练的玩着能轻易割断头颅的银丝线。

在了解基本情况后,他心里权衡利弊,分析自己的优势和旁人的劣势,最后得出自己至少还是苗从殊的命定情缘这个最大的优势。

瀛方斛:“我和殊殊一百年前便住在一起,他先主动追求我。”

其他人同时也在心里权衡再三,全都觉得自己胜算更大,而其他人只不过是苗从殊坎坷情路斩断的烂桃花。

闻听瀛方斛略带得意的宣告时,他们只露出讽笑,先是薛听潮:“我们三百年前便在一起,差一步举行道侣大典。”

灯栖枝和徐负雪,不用说。一个两百年前,一个十三年前,而瀛方斛眉头微微皱起,发现他位列倒数因此不是很开心。

还有两个人没说,那就是鹿桑荼和郁浮黎。

鹿桑荼轻声:“四百年前。”视线轻飘飘落到苗从殊的脸,想起往事,于是补充:“那时我带发修行。”

武要离:出家人也泡?!

武要离满脸纠结,顺便问高僧:“你们和尚能谈情?还有情缘?”

乃刹高僧:“主要看脸。”

随同太玄宗宗主逐步靠近的景晚c心想,还是百年周期性换情缘,居然挺规律。

他们齐刷刷看向郁浮黎,等他开口。

郁浮黎冷着脸不说话,因为他才半年。

苗从殊偏头对他说:“你是唯一的例外。”

这安慰没有起到太大的用处,不过郁浮黎的脸色稍缓些许。旁人看不出差别,苗从殊却分辨得清楚。

苗从殊:“晚点我再一五一十同你交代清楚,他们由我来解决。”

他说话特意压低了声音,可在空旷安静的正殿内依旧无比清晰,鹿桑荼等人听到这句话,忽觉心窒。

他们曾经受过极为致命的伤,曾危在旦夕、也曾痛入骨髓,却发现没有哪一刻比得上苗从殊简单一句话,更叫人摧心剖肝。

瀛方斛收起得意的笑脸,回头好似颇为疑惑的询问:“解决?我在你眼里就只是需要‘解决’的麻烦?”他恍然大悟那般捶着掌心:“灵墟幻境里,你也是真心想杀我――”

“不对。幻境里的死亡是真实的死亡,那时你有机会唆使他们两个杀了我。”他指了指鹿桑荼和灯栖枝,然后问:“但是你那么做,难道不是因为不忍心?”

苗从殊心想瀛方斛的自我圆满还是那么强大,他说:“那时我以为你是幻境执念,不能打不能杀,只能随便说点好话哄一哄。”

瀛方斛:“看来你是真心喜欢新欢。”

苗从殊:“真爱。”

瀛方斛面无表情:“可我是你的命定情缘。”

苗从殊否认:“我没说过,别来这一套。”

瀛方斛:“百年前,我曾抓过一个命宫弟子。我让他算你我的姻缘,他说你我命中注定、天生一对。后来你逃跑不见踪影,我再去命宫推演你的行踪,顺便去测姻缘盘。卦盘批注:命定情缘,天造地设。”

命宫全名司命宫,修真界既出名又神秘的门派,演卦盘而推天意、算命数。当然偶尔会测一测姻缘,而且没有出过错。

苗从殊:“……”

“情缘?”灯栖枝皱眉:“魔主何必用这种卑劣手段欺瞒苗殊?”

瀛方斛:“你的意思是我撒谎?”

灯栖枝:“我才是苗殊的命定情缘。苗殊亲口说过,后来我也去命宫测算姻缘,我和他才是命定情缘。”

瀛方斛嗤笑,嘲讽他拾人牙慧、愚不可及。

“你可以问苗殊。”灯栖枝:“苗殊,你追求我的时候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命定情缘,哪怕千里之外素不相识,还是能在同一个下雨天走到同一片屋瓦下相遇相知,相惜相爱。”

苗从殊:“随口哔哔,不必当真。”

灯栖枝脸色黑下来,而薛听潮此时开口:“如果不是命宫开了个大玩笑,那么我应该也是丛殊的命定情缘。”

他的腰杆挺得比前两位直,因为随身携带证据,那就是命宫测算姻缘时的姻缘石。石头类似于留影石,刻录下他自己和苗从殊的影像,旁边批注:命定情缘,天造地设。

瀛方斛的脸色‘唰’一下也变了,自储物袋里翻找出相同的姻缘石,内容和批注一模一样。

接着是灯栖枝,然后是默默拿出姻缘石的鹿桑荼。几人对视一眼,回头看向徐负雪。

徐负雪没有,竟连批量雷同的石头都没有,输得毫无气势、败得灰头土脸。

但就在此时,太玄宗宗主走上前替他儿子撑腰,也拿出命宫特有的姻缘石说道:“谁说我儿没有?负雪,拿着!”

徐负雪接过姻缘石,表情愕然。

太玄宗宗主:“几日前,你说要求娶道侣,我便请命宫测你二人的缘分。得知你二人是命定情缘,我才豁出老脸替你提亲。”

徐负雪低头看看姻缘石,再看看其他人的姻缘石,不由问道:“所以,谁才是你的命定情缘?”

仿佛来自灵魂的质问,震得在场众人魂不守舍。

本以为拿了姻缘石就是命中注定天生一对真情缘,过尽千帆斩遍桃花牵手赢真心,没想到对象是个千手观音,手腕的红线能编成蜘蛛网。

武要离喃喃问道:“现任也是命定情缘?”

一语激起千层浪,几百双眼睛唰唰盯着郁浮黎。

郁浮黎:“苗苗,你之前说试一试,没动心,不喜欢,分手了。”顿了顿,问道:“怎么没说是命定情缘?”

苗从殊手肘搭在方桌上,十指交叠,以手背捂住下半脸陷入沉思:他应该如何让郁浮黎相信情缘就如初一十五赶集批发大团购那样,捆绑买进比较廉价而且买一赠一?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

推荐小说

  1. [古代言情] [以身为饵]冥王深陷反派温柔乡【完结】
  2. [古代言情] 蒙尘珠【完结】
  3. [古代言情] 诡异融合【完结番外】
  4. [古代言情] 只想做普通人【完结】
  5. [古代言情] 荆棘玫瑰【完结】
  6. [古代言情] 战神跌落神坛后被标记了[ABO]【完结】
  7. [古代言情] 找错反派哥哥后【完结】
  8. [古代言情] 我直播算命爆火【完结番外】
  9. [古代言情] 一生一世一浮屠【完结】
  10. [古代言情] 竹马小夫郎【完结】
  11. [古代言情] 重生成帝王的掌心宠【完结番外】
  12. [古代言情] 情杀仇【完结番外】
  13. [古代言情] 修真界幼崽求生指南【完结】
  14. [古代言情] [星际]上将的崽崽竟是人外触手系【完结】
  15. [古代言情] [穿书]帝师为后【完结】
  16. [古代言情] [穿书] 撩了疯批反派后我跑路了【完结】
  17. [古代言情] [穿书] 师尊,您徒弟还没开窍呢【完结】
  18. [古代言情] 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完结】
  19. [古代言情] 雌君的白月光竟是我自己【完结番外】
  20. [古代言情] 大师兄选择去修无情道【完结番外】
  21. [古代言情] 小夫郎是赚钱能手【完结番外】
  22. [古代言情] 星际大佬氪金养我【完结番外】
  23. [古代言情] 只为在盛世秀恩爱【完结】
  24. [古代言情] 一只狐狸【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