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读小说>古代言情>海王翻车了> 第36章

第36章

苗从殊像只被命运扼住喉咙的小鸡崽,凑到铜镜前观察里面据说八百年前泡了朱雀王,然后买树失踪的‘苗从殊’。

铜镜里的人是他没错。

外貌特征以及细小的习惯性动作,包括连环套似的骚话,这的确就是他。

但他也是实实在在的毫无记忆。

苗从殊愁眉苦脸,旁边的朱雀王还凑过来逼逼叨叨刺激现在濒临崩溃的郁浮黎。

他不耐烦的瞟了眼朱雀王,蓦地顿住,朱雀王还没摘面具?

苗从殊又看向铜镜,镜子里只有他的身影。偶尔会有朱雀王的身影出现,但大多是远景而且逆光,剩下便是背影,统统看不见正脸。

他同朱雀王说:“要不你摘下面具我看看?我真没印象,但是说不定看见了能想起点什么。”

朱雀王迟疑片刻,便伸手解开脑后的扣子,单手抓着面具就要摘下来。苗从殊和万法道门众人都翘首以盼,听说朱雀比凤凰还美丽,也不知真假,反正看了不亏。

苗从殊心里有点紧张,但就在朱雀王拿下面具抬头露出真容的那一刻,眼前陡然一花。宽大的灰白衣袖竖在眼前挡住他的视线,他抬头,触及郁浮黎的目光。

郁浮黎:“不必看了。”

苗从殊:“我觉得我看完更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郁浮黎:“你只需向我解释。”说完,便将他整个人卷入袖中乾坤。

苗从殊在郁浮黎的袖中乾坤里,不知老郁想做什么、也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他现在也没有能力凭借自己走出郁浮黎设置的袖中乾坤。

他与外界彻底隔绝了。

苗从殊盘腿坐下来,单手撑着脸颊想了想,掏出留影石重播刚才铜镜里的内容。

刚才铜镜被灌入灵气,他当即准备四块留影石将画面全部刻录下来。

现在四块留影石同时播放,他便更能清晰直观的分析朱雀王记录下来的八百年前的过往。

人是他,情是真,买树失踪也不假,偏偏朱雀王的面孔始终看不清楚。

最清晰的画面是在万里无云的天空,湛蓝色如一面镜子,白衣黑发的朱雀王赤着脚背对他站立于苍穹之顶。大风扬起他长及腿肚的墨发和宽松的白衣,黑发和白衣凌乱交杂、随风而动,勒出劲瘦修长的身躯。一个背影便觉清净峻峭,如山峦、如沧海,如神明伫立天地。

赤裸的双脚如玉温润,而腰间系着巴掌宽的腰带,风吹起头发和衣袖便露出了劲健的腰。

“……”

苗从殊捂着嘴巴,暂停播放,刻录下这个该死的令人心动的背影。

这腰不是腰,是夺命的弯刀。

这白衣墨发不是白衣墨发,是杀人的温柔刀。

这背影不是背影,是苍空之下、路过山川湖泊的神明。

苗从殊左手捂嘴巴,右手捶胸口,心跳竟然快了两三拍?!

怎么可以?

他是个有家室的人,怎么可以为外面的狗男人而心动?

就算这个人再好看也不行!

苗从殊赶紧关了留影石,把朱雀王的背影和留影石内容全部赶出脑子,顺便把郁浮黎拉进脑海里畅想些有的没的反正就不是很健康的内容。

..

天空城代表至高无上王权、住着鸟族敬爱的朱雀王的天岛王城,在百花节这一日突然轰塌倾倒。滚滚浓烟自云层中冉冉升起,将千年如一日的洁白云层染成乌黑色。

粗壮的紫色雷电于云层中不绝如缕,声势浩大仿佛要将整个天空城炸毁。

天空城城民举办百花节的兴奋在此刻戛然而止,纷纷抬头看向王城的方向。而士兵们迅速回城,待来到动静最大的王城白玉宫宫门前才发现此处变得有多可怕。

天空黑云压城,天雷威慑极为恐怖,而白玉宫宫门里涌出滚滚岩浆,所过之处将白玉和宝石琉璃全部熔毁。

原本巧夺天空的白玉宫,此刻葬身岩浆火海。

士兵们伸展翅膀,飞至半空,但不敢再靠近,因为天空的雷电会将他们击落。

一旦掉进岩浆,立刻变成白骨。

他们议论:“王还在里面?!”、“天雷是神的惩罚,我们不能靠近”、“是不是前两天外来的修士,做了触怒神明的错事?”

……

没人能给出答案,只有尚且留在白玉宫里面的朱雀王,以及目睹郁浮黎突然动手瞬间摧毁华美偌大的白玉宫的武要离等人。

他们见朱雀王摘下面具,面具下面确实是张万里挑一的美艳面孔,但莫名觉得他与铜镜里的‘朱雀王’不太相似。

武要离当时想着,可能是眼前的朱雀王穿着大红色的华贵服饰,而铜镜里的‘朱雀王’轻衣简装、又常散着发,气质便有些不同的缘故吧。

只是还没等苗从殊见朱雀王一面,他便被郁浮黎收进袖中乾坤。随后郁浮黎更是一言不合掐住朱雀王的脖子,快要拗断那鸟脖子时,天空雷云密集,挟裹残暴力量的雷电直接劈下来。

正常修士是避不开天雷的,但武要离他们眼睁睁看着郁浮黎手撕雷劫,而朱雀王自断臂膀勉强自他的钳制中逃出来。

‘轰――’

白紫色交杂的、粗如苍天大树的天雷跟不要钱似的狠狠砸落下来,仿佛和郁浮黎有着深仇大恨,终于逮着机会蓄满力量追求一击必杀那样。

郁浮黎身处雷劫中心,戗杀朱雀王的脚步被死死拦住。他抓住落到眼前的天雷,撕开后望着天空雷云冷笑一声,瞥了眼血流遍地的朱雀王,随手一挥,放出岩浆,拦住朱雀王逃跑的行为,同时防止外面的士兵进来助阵。

起初,郁浮黎突然发难,万法道门众人觉得他肯定干不过朱雀王。

因为朱雀王是四灵之一,连天道都护着的宝贝。

然后他们就看到朱雀王毫无还手之力被吊打,接着雷云聚集、劫雷疯狂降落打压郁浮黎。

万法道门众人心想,完了,苗道友这回真的要守寡了。

结果就是他们现在见到的这一幕,手撕雷劫。

万法道门弟子问:“武师叔,苗道友他道侣是大乘期吗?”

武要离:“应、应该吧。”反正他没见过这么彪的大乘期。

朱雀王捂住断臂伤口,背靠白玉墙,正好来到万法道门众人躲藏的安全地点。

武要离和师侄们齐刷刷低头看,和朱雀王对上眼。

朱雀王已经止血,勉强聚集灵力,冲武要离等人说:“天空城是秘境的支柱之一,而我的存在可以控制天空不会坠落。一旦天空城坠落,支柱倒塌,秘境便会提前关闭,并与修真界合二为一。”

武要离:“是好事。”

朱雀王失血过多,面孔苍白,但依然美丽。

“秘境和修真界合二为一,聚拢了万万年以上的灵力会扩散。届时修真界灵力复苏,修士人满为患,天地失去平衡,天道便会清除危害天地的修士。你们,都是牺牲品。”

武要离:“所以?”

朱雀王眸光闪烁了一下,低声说:“杀了他。雷劫会削弱他的力量,你们便可趁机杀了他。”

武要离心想,您这可不正是借机杀情敌吗?

再说了,就冲苗道友那道侣连天道、雷劫和四灵之一都敢说杀就杀,他们这群小杂鱼冲过去莫不是塞牙缝的作用?

武要离摇头友拒:“朋友妻不可抢、道友夫不可欺,是兄弟就要帮忙砍情敌。但鉴于你是道友内道侣的情敌,我们选择旁观。如果您不走,那就我们退。”

其他人连连点头,唰唰后退十来步,迅速远离朱雀王,用行动表明他们单身狗并不想参与三个人的战争,感觉好像在做什么肮脏奇怪的交易。

朱雀王:“……”见他们不为所动,便自芥子里掏出仙丸吃下去,断掉的臂膀瞬间长回来,而本来枯竭的灵气也开始暴涨、节节攀升到不可估量的地步。“说得再如何冠冕堂皇,其实不过目光短浅、贪生怕死。”

朱雀王站起来,脱下染血的外衫,红唇似血,眼角处突然长出两抹艳丽的红痕,而眉间自眉心向上延伸,跟着长出了美丽晶莹的翎羽。

他挥手便灭掉周身的岩浆,行走于半空中,右手伸出,五指成爪,将武要离一行人全都控制在圆球状的光罩里并慢慢挤压。

光罩里的空气逐渐稀薄,重力越来越强,可以立足的空间不断缩小,万法道门一行人感觉脏腑被挤压得很难受,仿佛下一刻就会爆体而亡。

修为低的,七窍开始渗血。

武要离惊骇:“不帮你杀情敌就杀我们?怪不得苗道友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朱雀王闻言,容色一变,眼中闪过怒意,五指猛然握成拳头,光罩瞬时爆成一滩恐怖的血水。血水和骨肉溅了一地,融入岩浆很快冒出热气。

“不自量力。”朱雀王卸下温柔的伪装,不掩其对人修的厌恶。但下一刻眼角余光瞥见那堆血水中竟飘着几片同族翎羽,瞳孔不自觉紧缩,怒意更在瞬间暴涨。

“郁浮黎――!”

他回头,电光火石之间便被掐住脖子掼进白玉石墙壁里,满身修为和灵力对上郁浮黎竟还是毫无作用。郁浮黎的身上尤带着雷电,右掌掐着朱雀王的脖子,左手手掌直接穿透他的躯体握住灵骨。

朱雀王一边咯血一边艰难的说:“我是咳、唯一活下来的四灵……你敢杀我,天道会以此名目铲除你!”

郁浮黎不为所动,继续抽取朱雀王的灵骨。

白皙如玉的面孔此刻便是世间最可怕疯狂的恶鬼,朱雀王不敢置信他竟是半点都不畏惧天道。

“你现在是强弩之末――”朱雀王咳出一大口血:“你撑不过下一道天雷!”

郁浮黎背后的雷云蠢蠢欲动,正将所有的力量积攒到最后一道雷劫。而他本人,灰白色的衣衫已经由里到外全被鲜血浸透,可见手撕天雷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一旦朱雀死亡,天道便会倾尽整个秘境所有灵力转化成天雷,彻底解决郁浮黎。

郁浮黎琉璃色的眼瞳转动到正中间,倒映着朱雀王狼狈的模样。

“你以为天道在庇佑你?”

朱雀王笑了:“秘境的存在便是天道庇佑我的证明。”四灵陨落时,唯有太玄秘境中的他存活至今!“我的命,与太玄秘境、修真界绑在一块。我的生死,连天道都得权衡一二!”

郁浮黎停顿,不语。

朱雀王笑容扩大,不掩愉悦和得意:“你以为苗苗爱你?他把你当成我的替身而已。我一见便知,你的背影和八百年前的我何其相像!我和苗苗在秘境里相爱相守了三年,不是短短三天,是三年。苗苗他爱的是――咳呃!!”

话音未落,灵骨已被抽出,溅出的鲜血呈金红色,其中两滴落到郁浮黎白皙的脸颊,垂落下来仿佛是妖异的泪珠。

郁浮黎松开手,垂眸看着失去灵骨而滑落地面变成原型的朱雀王,神色淡漠:“我说过再叫一声苗苗就拗断你的鸟脖子。”

他用脚尖轻轻一踢,便将火红色形如凤凰的朱雀踢下岩浆,转瞬被滚烫的岩浆淹没。

郁浮黎甩了甩朱雀灵骨沾到的金红色鲜血,随手将其扔进苗从殊的芥子空间里,然后放出关键时刻被收进袖中乾坤的武要离等人。

武要离等人落脚地正好在朱雀骸骨上方,低头一看吓得‘卧槽’一句抒胸臆,抬头正对头顶雷云密布差点就嗝屁。

日!他们情敌相杀都如此凶残的吗?!

万法道门几个人瑟瑟发抖,内心发誓没那本事以后绝不搞什么三三四四花花草草,免得尸骨无存。

郁浮黎的目光扫过来,武要离和他身后的师侄们登时跳脚,反射性鞠躬:“苗道友家里那口子中午好!”

郁浮黎闻言挑眉。

万法道门众人:“……”现在感觉就是很窒息。

郁浮黎倒是挺满意他们那称呼,没有过多计较,抬头看向天空的雷云说道:“刚才发生的事,一个字都不能在苗苗面前提起。”他轻声问:“听到了吗?”

万法道门众人连连点头表示可以没问题。

郁浮黎:“离开此处。”

万法道门众人连忙转身飞离白玉宫,武要离飞了一段距离,出于对苗兄弟的担忧,他停下回头看。

但见毁天灭地似的威压下的雷云,那道仿佛撑起了天地的、不可忽视的身影,陡然觉得这世上唯一能给予苗道友绝对安全的地方,便是郁浮黎。

雷云之下,白玉宫的岩浆源源不断流出来,很快便将王城吞没,正向整个天岛以及天岛之下的天空城蔓延。天空城城民齐齐伸开翅膀飞上天空,远远观望头顶笼罩在黑云和雷电中的白玉宫。

万法道门众人以及附近的修士见到这一幕,不约而同驾驭灵器过来好奇围观,却不知到底是谁引发如此异象。

武要离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隐于人群中,对此闭口不谈。

**

苗从殊猛地睁开眼,指尖顶住额头,心口发慌,总觉得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即将发生。

下一刻眼前一暗,他从袖中乾坤出来,抬头先看到巨大的雷云登时吓了一跳:“这是要劈死谁?”

“我。”

身后传来郁浮黎的声音,苗从殊回身看见他满身血,脸色一变:“你受伤了?!哪个龟孙干的!”他一边咬牙忍着心疼和怒意,一边财大气粗地从芥子里掏出一柜子珍贵药材,关切又紧张的问:“伤哪了?”

“收回去,没什么用。”郁浮黎揽住苗从殊的脖子,整个人半靠在他身上,眼眸半阖好似虚弱得不能动了。“雷劈的。”

苗从殊:“你先松开,我芥子里有很多避雷石,现在先拿出来避风头。等安全了我努力修炼、飞升成功的那天,就是我替你把雷劫揍成傻逼的时候。”

郁浮黎:“你不问我为什么被雷劈?”

苗从殊见他衣角滴答滴答不断渗血,光顾着心疼了,哪有空追溯源头?

郁浮黎的指尖对准苗从殊的脖子,说:“我杀了那只鸟。”点了点,熟悉的人体温热凝聚在指尖处,他阖上双目,完全靠在苗从殊身上,低哑着声说:“天道利用那只鸟,趁机要我命。”

杀了朱雀王?

好歹是仅存的四灵,杀了直接打天道的脸,天道不恨得牙痒才怪。

但是――

“为什么杀朱雀王?”苗从殊问:“因为我。”

如果不是他接二连三遇到过往的前任,以至于在郁浮黎心里没有半点信用,连让他和朱雀王对峙说明白的机会都没有。

郁浮黎杀了朱雀王,惹来天道的震怒。

因他而起,与他有关。

苗从殊皱眉,第一次对自己斩断过往情史不够干脆利落而产生后悔。

郁浮黎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察觉到苗从殊低落的情绪,便捏住了他的后脖子轻轻摩挲:“别想太多。那只鸟偷我东西,联手天道欺我而已。”

苗从殊眨了眨眼,鼻头有些酸,这都什么时候了,老郁还那么安慰他。

“我芥子里真的藏了很多避雷石,还有五行道玉和几百件上品灵器。一件件全都扔出去,肯定能避开雷劫。老郁,咱别硬抗成不?”苗从殊就怕郁浮黎硬抗头顶那道恐怖的天雷,他说:“你松开我,我全都翻出来。”

幸好他家底雄厚,只要郁浮黎没事,破产都没关系,反正以他现在的修为也不需要什么上品灵器。

苗从殊急得像热锅里的鱼,郁浮黎却还是那副闲适从容、不急不缓的模样同他说:“你那群道友已经安全离开,但是我不打算放你走。等雷劈下来的时候,你会和我一起连骨灰都没有。怕不怕?”

苗从殊:“不是干尸就好。”

郁浮黎:“嗯?”

苗从殊:“干尸太丑,像块黑炭,还被当种树肥料。”他伸手搂住郁浮黎的腰,心想还能怎么办?难道现场换对象?算了还是这一个,宽肩窄腰大长腿。“就当死在温柔乡好了。”

温柔乡?郁浮黎禁不住笑起来,越笑越大声,听上去就特别愉悦。

但场合不对,因为头顶电闪雷鸣。而且自郁浮黎一笑,雷鸣变得更为剧烈,好像是被气到了。

苗从殊想想,四灵小心肝被杀了,罪魁祸首还跟其他狗男人谈情说爱共生死,身为渡劫天雷的尊严不仅被嘲笑,还扔到地上践踏四五遍,换成他也得气爆炸。

正胡思乱想之际,苗从殊听到郁浮黎说:“放心,等我搞死天道再拉你一起陪葬。”

苗从殊:“??”天道都搞死了何必还陪葬?活着不好吗?

郁浮黎摊开掌心,一枚青铜牌子凭空出现,正是前两天武要离给了苗从殊而苗从殊给他保管的青铜路引。手掌下翻,青铜牌子猛地坠入岩浆里,接着手掌轻轻一挥,岩浆便分向两侧,露出底下铺满黑色玄铁的地面。

岩浆融化了整个王城的白玉地砖,地砖之下,全是冰冷的玄铁。青铜路引触及玄铁立刻化为巨大的砍刀,挟裹着巨大的神力劈向玄铁。

苗从殊低头一看,好奇询问:“下面是什么?”

郁浮黎:“地宫。神的墓穴。说好带你鞭尸,我怎么能食言而肥?”

苗从殊:不,这个可以食言。因为你再胖都好看。

青铜路引砍第一下,雷云轰隆作响,掠夺灵力、汇聚天雷的速度明显加快,似乎害怕郁浮黎逃跑。青铜路引砍第二下的时候,玄铁出现裂缝,‘噼啪’一声,裂缝扩大。天雷蠢蠢欲动,而掠夺灵力的动作停下,应该是原本要造个大的,但再继续下去人就跑了。

于是不管不顾,先劈了再说。

雷鸣隆隆作响,震耳欲聋,白紫色极为粗壮的雷电直坠而下、接二连三犹如毒蛇嘶着红芯张开血盆大口铺杀而来。整个天岛完全笼罩在雷电中,陷入一片茫茫白光里,远在天空城边缘围观的城民和修士见状只觉惊恐、骇得心口惶惶而背结冷汗。

那天雷分明是毁天灭地的架势,到底是什么人惹来天道如此强烈的杀意?

武要离旁边的一名金丹修士摇头:“不管是谁,必死无疑。”

师侄女担忧的问:“武师叔,苗道友会不会有事?”

武要离:“应该不会。”直觉如此。

白玉宫。

玄铁裂缝扩大到足以容纳两个人通过,而头顶的天雷同时降落,郁浮黎撕开落在苗从殊后背的天雷,目光森寒而鲜血顺着手背留下。

“走。”

他带着苗从殊跳进裂缝,进入地宫。天雷追击而来,苗从殊摘下脖子上挂着的五行道玉扔了过去,挡下雷霆重击,玄铁裂缝受到除青铜路引之外的攻击便迅速合拢。

天雷连劈数下,没有结果,再度愤怒的劈了上百来下,直接将整个天岛劈成坑坑洼洼的破布娃娃样。由于天岛以下的城池怕被岩浆淹没,因此及早关闭通道脱离主城池,所以除天岛以外的其他地方,免收雷劫之灾。

**

灵气锐减,朱雀王身死道消,天空城失去支柱坠落地表,鸟族家国被毁。他们在巨大的动荡中回过神来,悲伤全部转为愤怒,强烈的敌意对准人修。

不过片刻,鸟族与人修便兵戎相见。

万法道门十余人提前一步先跑了。

**

尸沼之地。

瀛方斛捏爆一只蛇鳄的头颅,随手扔到一旁,手下几名魔修训练有素的搬走蛇鳄尸体,取出蛇鳄毒囊。瀛方斛擦手,突然似有所感,看向天空城的方向,慢慢露出了兴奋期待的笑容:“修真界要乱了。”

他原地徘徊数步,忽然命令那几名魔修不准扔掉蛇鳄的尸体:“剥皮拆骨,有用的全留下。还有,方圆十里、不,方圆百里内一切具有价值的东西,全都带走。”

魔修手下闻言面面相觑,回头看绵延百里的林地山丘,因灵气充裕,连根草都可以入药。这要是全都搜刮,不如连山一起搬走。

何况那些东西也不是特别珍稀,明明魔主此前傲慢得什么都看不上,怎么现在又突然发疯?

其中一个魔修战战兢兢来询问:“魔主可是想寻什么宝物?不如告知属下,属下们为您出谋划策。”

瀛方斛睨着他,直把这魔修看得战战兢兢差点以死谢罪之时,他才开口:“我需要很多宝物下聘。”

魔修:“??”下什么聘?

瀛方斛:“你有没有道侣?”

魔修点头:“有。”家里一个道侣,外面一个情侣,青楼里还有一个情妹妹。

瀛方斛:“如果想求道侣,如何才算诚心?”

魔修:“!!”魔主被夺舍了?!

瀛方斛:“如果我想求为道侣的那个人身边已经有个野男人,我当如何杀狗夺人?”

魔修:“……”啊,懂了。联姻是假,借机麻痹修真界然后瓦解修真界势力才是真。

魔修:魔主英明!

瀛方斛喃喃自语:“秘境恐会提前关闭,届时所有人都会出来……得抢先一步才行。”他已经想通了,灵墟幻境里的苗从殊没优待任何一个野男人,他谁都想杀,谁都不爱,说明他还有机会。

而且苗从殊当时一刀插进他的肩膀,不是脖子,事后也没趁机要他的命,说明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至于新欢……暂时没腻罢了。

“不管如何,先结为道侣再说。”

..

地宫最深处。四面封闭,密不透风。中间是个庞大的坑,坑底盘旋一只巨大的鸟骨。大坑之后却是一座高塔,塔的中心吊着一具棺椁。

苗从殊拿出三颗南海明珠嵌入墙壁,很快便照亮地宫一隅。身后是白玉舟,而郁浮黎闭眼躺在里面,身上那件白衣已经染成血红色。

苗从殊脱下他的外衫,见上半身裂开无数到伤口,皮肉翻出来,还有几道深可见骨。

他倒吸口凉气,没想到郁浮黎伤得那么深,刚才竟还敢正面怼天雷,带他跳地宫时也是轻松狂妄的样子,还以为只是轻伤。

抖着手给郁浮黎上药,但无论投入多少灵丹妙药都没有用。那是天道制造出来的伤口,普通灵药没办法治。

“怎么办?”

苗从殊很难过,瞧着面色苍白的郁浮黎,心口揪了起来,疼得呼吸不畅。他尝试注入灵力,发现伤口停止流血,便耗尽大半灵力治疗郁浮黎的伤。

郁浮黎的眼皮抖了抖,蓦地睁开眼,抓住苗从殊的手腕,阻止他继续输入灵力。

“松开。”苗从殊严厉呵斥:“在替你疗伤,你别造作。”顿了顿,又有些软软的、带着鼻音的说:“你换一天造作行不?今天听我话。”

郁浮黎笑了声,胸膛一震动,止血的伤口再度裂开。

苗从殊瞪他:“别乱动!”

郁浮黎抓过苗从殊的手,在他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抬眸,眼里是势在必得、偏执病态的狠戾。下一刻,他松嘴,舔了舔苗从殊手臂的血滴,那咬出来的伤口很快便消失。

苗从殊连那痛意都来不及记下来,他不知道郁浮黎发什么疯,但是发疯的郁浮黎令他觉得安心。

哪怕再狠、再变态,都是告诉他不会离开的信号。

“你看上去好像快哭了。”郁浮黎说。

苗从殊皱眉,瞪着他不说话。

郁浮黎凑过来,捧着苗从殊的脸颊,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说:“死不了。”见苗从殊还是神色郁郁,他只好说:“只是看上去很严重。不怪你,朱雀王和秘境本就是天道设下的陷阱,引我入套罢了。”

“我身上有禁制,离开昆仑便会触发。天雷可令禁制松动,待我伤好,便可打破禁制。”郁浮黎叹气,哄他:“乖乖,不哭了。”

苗从殊:“没哭!”瞪着郁浮黎,这人还好意思叹气!破禁制就破禁制,把自己搞得快断气也是够牛掰!要是没有青铜路引、没有地宫,他早被天雷劈成骨灰了!!

“真的没事?”苗从殊闷声问。

郁浮黎:“嗯。”

苗从殊见他的伤口确实不流血,正在自愈,那颗悬到喉咙口的心才慢慢放了回去。他把东西一件件收回芥子里,因为太过着急忙慌的,东西堆得乱七八糟,只好重新整理。

别看他总是懒散总是躺,实际上芥子空间里的东西从来码得整整齐齐,就为了找东西时方便。

郁浮黎半阖眼眸等伤势痊愈,忽然有块黑色的小石头从苗从殊的身上掉下来,正好落在他的手边。他拿起来一看,是块留影石,还有使用过的痕迹。

无聊之余,他便分出一丝神识进入留影石,结果见到里面保存无数截下来的身影。

全是八百年前白衣墨发的朱雀王,背影灵隽清新,无比熟悉,关键还是新鲜出炉。换句话说,苗从殊背着他偷偷刻录铜镜在袖中乾坤里观看,看完还截下身影保存起来。

他在外头拼死拼活,道侣在里头小鹿乱撞。

苗从殊回头一看郁浮黎指尖的留影石和他表情,便知他看过里面保存的影像,但此刻心情不太好,没甚心虚害怕的,冷脸说:“我应该不是唯一一个同时对两个人动心的男人。”

趁他病在床,口嗨造起来。

“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我只是心动,没有变心。人还是你的别生气,我调了点药材已经煮好。”

“老郁,起来把药喝了。”

郁浮黎:“……”忽然觉得伤口很疼,像搬起的石头砸到脚。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

推荐小说

  1. [古代言情] [以身为饵]冥王深陷反派温柔乡【完结】
  2. [古代言情] 蒙尘珠【完结】
  3. [古代言情] 诡异融合【完结番外】
  4. [古代言情] 只想做普通人【完结】
  5. [古代言情] 荆棘玫瑰【完结】
  6. [古代言情] 战神跌落神坛后被标记了[ABO]【完结】
  7. [古代言情] 找错反派哥哥后【完结】
  8. [古代言情] 我直播算命爆火【完结番外】
  9. [古代言情] 一生一世一浮屠【完结】
  10. [古代言情] 竹马小夫郎【完结】
  11. [古代言情] 重生成帝王的掌心宠【完结番外】
  12. [古代言情] 情杀仇【完结番外】
  13. [古代言情] 修真界幼崽求生指南【完结】
  14. [古代言情] [星际]上将的崽崽竟是人外触手系【完结】
  15. [古代言情] [穿书]帝师为后【完结】
  16. [古代言情] [穿书] 撩了疯批反派后我跑路了【完结】
  17. [古代言情] [穿书] 师尊,您徒弟还没开窍呢【完结】
  18. [古代言情] 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完结】
  19. [古代言情] 雌君的白月光竟是我自己【完结番外】
  20. [古代言情] 大师兄选择去修无情道【完结番外】
  21. [古代言情] 小夫郎是赚钱能手【完结番外】
  22. [古代言情] 星际大佬氪金养我【完结番外】
  23. [古代言情] 只为在盛世秀恩爱【完结】
  24. [古代言情] 一只狐狸【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