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读小说>古代言情>海王翻车了> 第33章

第33章

苗从殊怀疑郁浮黎在诈他。

神经病现任虽然不怎么把他那套阴谋诡计算计人心的阴险套路用在自己身上,但也并非没有。譬如在捉他过往情缘这回事上,郁浮黎挖的坑那就是老母猪戴套、一套接一套,套出新意、套出非一般的路数。

总之就是令人防不胜防。

如是想着,苗从殊当即做出义正言辞的表情:“不可能是我!要么你骗我,要么你看错了。”

郁浮黎:“我可以令命盘碎片出来说,它会记录过程,还会告知你心底真正的执念。”说着他便摊开手掌,微弱的金光自掌心浮现。

苗从殊迅速扑上去握住他的手掌,盖住那道金光并把命盘碎片压下去。

“这种小事没必要劳驾命盘碎片,再说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道侣之间的事,为什么要让第三者插足?”

苗从殊毫不犹豫给命盘碎片扣个第三者的锅。

“既然你说灵墟幻境是我的幻境――好吧,就当那幻境确实是我的。但我猜测这个、这个幻境的背景它绝非我本意!我怎么可能脚踩四条船?我不是那种不给自己留退路的人……我的意思是说,灵墟幻境可能有我内心投射的一部分,但背景是瀛方斛搞出来的!”

苗从殊振振有词,越说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儿。

他的幻境怎么可能会令自己陷于脚踩四条船的局面?必定是瀛方斛的设想。

郁浮黎也说过瀛方斛的执念是他,那么灵墟幻境一开始形成便缘于瀛方斛的执念。

在瀛方斛的执念里,他一直认为苗从殊四处勾搭汉子,所以才会出现他脚踩四条船的幻境背景。此后的发展才是幻境根据苗从殊而投射出来、以便于深入探寻他的内心,因此灵墟幻境的执念是瀛方斛的执念,背景、事件发展经过和结果才属于苗从殊。

苗从殊理清这层因果关系,恍然惊悟于郁浮黎语言陷阱的可怕。

还好他镇定,没有自乱阵脚。

“怎么能说是我脚踩四条船呢?怎么能说这是我的?”苗从殊觉得自己占了理,于是声音大了起来,内心里的小人都在N瑟的抖腿。“我们两人都差点死在幻境里,我又怎么会觉得刺激?你说这些话,就是在诛我的心!”

“杀人诛心啊,老郁!”

郁浮黎安静的看他表演,等他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蒙混过关才淡声打破幻想:“苗苗,就算姓瀛的魔修认定你脚踩四条船,可那也是基于你和其他人有过纠葛的前提。”

苗从殊:“什么意思?”

郁浮黎:“如果你和其他人没有过往、一清二白,那么不管姓瀛的魔修再如何臆想,如灵墟幻境那般复杂的情况绝不会发生。”

苗从殊震惊:灵墟幻境竟然不搞弄虚作假那一套的吗?如果不搞虚的它算什么幻境?!!

回想幻境里的他是如何N瑟?

他在每个前任的心上跳钢刀舞,在郁浮黎面前大秀孔雀开屏舞,还都当着三个前任的面――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郁浮黎现在已经知道他曾经养过多少条黄鱼,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就是那池塘里的绿鲤鱼?

苗从殊动了动脖子,企图挣开郁浮黎的钳制然后迅速逃跑,可惜早在他傻乎乎入套时,他就被圈住绝无逃跑的可能。

他吞了吞口水,望进郁浮黎淡色的眼瞳里,见到里面逐渐愈发浓郁的深沉之色,心胆尖儿都颤了颤。

郁浮黎轻声问:“苗苗,说话。”

苗从殊抖着声说:“谈、谈过,分了。”

郁浮黎:“继续。”

感觉脖子后面的手指在挪动,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苗从殊总觉得那漂亮修长适合拿毛笔的手下一刻就会拗断他脆弱的脖子。

这种阴森悚然的感觉,就像是凌迟的前一刻,刀不落下来就提心吊胆,他差点就‘嗷’的一嗓子嚎出来。

“没感情,不适合,起初就是凑合过。”苗从殊抬手拍了拍郁浮黎的心口,偷觑他一眼,再拍拍心口,企图用这种方式为他降火气。“不像我们,见面就是火花星子掉进干草垛,一烧起来轰轰烈烈死活踩不灭。”

“我们是真的,他们是意外。”

郁浮黎:“还记得你欠了多少债吗?”

苗从殊:“四个月。”他记得,那是悬在头顶的刀。

郁浮黎:“现在?”

苗从殊苦着脸:“七个月。”向日葵在对他招手。

“记得便好。”

言罢,他一把将苗从殊扯进随时辟出来的小空间里,而此处小空间竟与天空城格外相似。

到处都是白色松软的实心云朵,躺在上面如置身于刚打好的棉花当中,触及皮肤竟比丝绸还滑。赤脚刚踩上云朵,没来得及蹦跳两下就发现手和脚都被云朵化成的白丝带捆住,身体被固定住,完全动不了。

苗从殊满脸问号,回头看见郁浮黎杵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他。

“老郁,你做什么?”

“我说过你修为太低,需要提高。”

“所以双修?”

“对。”

“不是说过我根骨不行、识海承重力太弱、境界不稳,如果再行双修容易自爆吗?”

“上次用黄金树树心炼器,炼完后还剩些边角料。毕竟灵气浓郁,扔了可惜,便用昆仑带来的药材一同炼成护体胆丸,可在你每次进阶时稳固境界。至于根骨,我会在这段时间里,一边双修、一边替你改造,令你痛并快乐,不至于沉迷男色淫欲而忘记修炼。再说回识海,此处便是你的识海。有我在,你的识海爆不了。”

苗从殊:您都安排好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躺平就是了。

……

好像躺不平。

苗从殊问:“这五花大绑是什么意思?”

郁浮黎坐下来,云朵十分狗腿子的化成太师椅拖住他。他伸出手,掌心凭空出现一本带图话本,捻着书页翻看,同时慢条斯理的说:“我见你芥子里藏了不少话本,深觉有趣,又想与你有些共同话题便时常拿出来观看。”

苗从殊:“你拿的明明是春宫秘戏图。”

宫廷专用珍藏版!

全彩画,画比字多而且是难得的故事链、逻辑链完整,样式繁多且色彩艳丽、形神兼备和栩栩如生。关键那还是本连环画,分有十册之多。内容涵盖三宫六院、民间各地之精华,集思广益而花招上百来种,包括但不限于工具辅助等等。

这还是他当年去往人间,混入民间内宅、河访花楼和宫廷画院十余年,伏低做小才得来的好东西!!

郁浮黎懒懒应了声:“我识字不多。”

苗从殊:放屁!

郁浮黎翻开其中一页,竖起来叫苗从殊看见,正是此时五花大绑的模样。不过他是开始,而画里的人物已被剥除衣衫,只穿了件里衣半遮还露,还不如别穿。

“从这里开始。后面慢慢尝试,一个一个来。”

苗从殊头皮发麻,心口火烧,他见那本册子足有十寸来高,而郁浮黎手里那一页占不到二十分之一。

“不行!会死人的!!”

真的会从小蛋黄变成大太阳、小野菊变成向日葵,坏了哪还有什么幸福快乐可言?!

“怎么会?”郁浮黎眯起眼笑:“双修互利之事,怎会死人?你我都是修真之人,当不惧艰险。再说我这里还有许多疗伤药草,你就是神魂碎裂,我也有办法修补。”

他勾了勾手指,苗从殊便到他跟前,整个识海仿佛都受他控制一般。

苗从殊内心哭泣,这狗腿子似的识海他不要了!!

郁浮黎抱住苗从殊,咬着他的耳朵说:“七个月,不着急。慢慢来……”

……

……

识海如昆仑,又有些区别于昆仑。随着苗从殊修为的提高,他的识海变得更为广阔、完整,就像是一个小世界,拥有自己的意识。

修真界有些大能是可以将自己浩瀚的识海修炼成一个小世界,到达某个境界的时候,甚至可以出现生灵。

苗从殊当然还没那能力将自己的识海锻造成小世界,不过看着完整的花草树木、天空大海和高山湖泊也觉得颇有成就感。

山川湖泊、云朵清风,随苗从殊心中所想而变化,他是识海的主人。

苗从殊伸出五指然后握成拳头,湖里便有水柱化龙咆哮着落入木屋后面挖开的池塘,池塘里铺满鹅卵石。接着控制水温,从冰凉的温度变得微暖、沸腾冒泡儿,最后冒出氤氲白汽。

这池塘便成了个天然浴池。

昆仑高山山顶终年积雪,便是渡劫修士到了山顶也会感觉寒冷,尤其初入昆仑的苗从殊不过金丹期,更受不住寒冷。

后来郁浮黎便在山顶小木屋后面劈了个浴池出来,有时引镜湖水入浴池,水热之后进去泡澡极为舒服。有时候碰到下雪,是在夜里,天空还能看见月亮的影子。雪花飘飘洒落,而水一直滚烫温热,浴池里外温差极大,莫名产生舒适的安全感。

苗从殊和郁浮黎的第一次便是在木屋后面的浴池里,下着雪的夜晚,弄完之后四肢乏力,一回木屋的被窝里便睡得人事不知。

一想起过去,突然还有点怀念。

但要再来一次,那还是算了。

苗从殊下意识扶腰进浴池里泡热水澡,郁浮黎在屋里看书,说是在找炼器材料,可以帮他渡过雷劫的神品灵器。

识海里分辨不出时间的流逝,反正苗从殊不知道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但他的修为已经从元婴进阶到渡劫期。渡劫期被郁浮黎运用某些手段死死卡在瓶颈期,不让他升到大乘期。

按郁浮黎的话说,便是秘境里暂时可帮他压住修为进阶的雷劫,可大乘期的雷劫是天道盯着的,不管在哪里都会被揪出来。

而且苗从殊这修为基本是和郁浮黎双修出来的,体内运转的灵气压根就是郁浮黎的神力淬炼而来,属于同根同宗同源。

一出门、一进阶,天道察觉,绝对降下最高雷劫把他搞得灰飞烟灭。

苗从殊心想,原来郁浮黎早就拉仇恨了,看天道恨得该有多深沉。

正胡思乱想之际,苗从殊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反射性缩进浴池里只露出眼睛。转过身盯着郁浮黎,摇头抗拒他的靠近。

郁浮黎睨着苗从殊,盘腿坐在浴池旁边,下巴点了点:“上来。”

苗从殊:“我不想再读带图黄书了。”

郁浮黎:“嗯,不让你读了。”

苗从殊:“真的?”他不太相信,因为过去这段时日里已经被类似的话骗过无数次了。

郁浮黎:“苗苗,再废话我现在就把你拖上来干。”

苗从殊当下抖了抖,赶紧就爬上来并快速穿好衣服,乖巧的端坐在郁浮黎身旁不敢逾矩。

他心想那些带图黄本是真的垃圾,以前是他嘴上挂炮,效果还不怎么好。但现在换成郁浮黎,哪怕是轻描淡写一个字,也能让他腰酸背痛腰子紧缩水。

可能这就是上下实力体位的差距。

苗从殊:“有事吗?”

郁浮黎拿出手镯套到苗从殊的手腕:“防御术法一百八十道。”

苗从殊好奇:“可挡雷劫?”

“不能。”郁浮黎:“只能挡掉一部分。”

苗从殊:天道到底是有多恨你?

手镯戴好了,苗从殊伸到眼前来看,他能感觉到手镯里蕴含庞大而玄妙的术法,但这黑不溜秋的手镯未免太丑了。

仿佛是他在人间阡陌见到的黄牛那套在鼻间的鼻环缩小版。

郁浮黎:“你不喜欢?”

苗从殊立即笑:“我超喜欢~~”

郁浮黎掐住苗从殊的脸颊:“笑得太丑。”

苗从殊扑上去就咬郁浮黎,十指插进他头发胡扯乱拉企图十分明显,两刻钟后果然见到鸡窝似的头发。清冷仙人似的、时常自带神经病强大气场的郁浮黎,顶着杂草似的头发,怎么看都觉得好笑。

反正苗从殊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倒地不起。

然后被逮住再度观看了两个时辰的带图黄本,为了烂熟于心还亲身实践一番。

学习态度可以说非常值得认可。

..

苗从殊和郁浮黎自识海中出来,全都躺在白玉舟里慢悠悠前行。

白玉舟前端安装了郁浮黎上次用黄金树树心锻造出来的罗盘,罗盘自带带路功能,不必他们操心便可顺利到达目的地。

他们原本落脚的地方是天空城边缘地带,眼下是要去往天空城。

郁浮黎说天空城有一样特殊的神级炼器材料,拿到手锻成神器可以斩断天道束缚下的因果。

苗从殊有些好奇的问:“你身上也有因果?”他是神主,天道的因果也对他起作用?

郁浮黎看了他一眼,把头靠过来压在他肩膀,闭着眼睛含糊的应了两声,没有给他正面的回应。

苗从殊心想可能是不能言说的因果,于是瞬间打消这小小的好奇心。

一路悠悠前行,两人中途眯了会儿,直到听见喧闹的声响才睁开眼。

郁浮黎皱眉,颇为不悦。

苗从殊按着他的脸说:“我看看,别生气。”然后给他弄了个隔音的光罩驱除噪音。

见郁浮黎又闭上了眼睛,苗从殊便扒着白玉舟探出头向外看。

但见前方十里远便有层云如叠嶂,而云层中全是亭台楼阁,宛如阆苑帧Bジ罄镆约可见攒动的人影,想来便是秘境里的天空城了。

白玉舟恰在此时穿过厚重的云朵,漫行一段路再出来时,便见前方围了一群人,似乎是几个不同门派的修士在起了争执。

苗从殊本不想搭理,却在即将路过时听到熟悉的声音,当即停下来。

“老郁,我好像遇到个熟人。我下去看看。”

郁浮黎微微侧身,从他肩膀上挪开。

苗从殊便跳下白玉舟,飞行一段路挤进人群,果然见到正与人争执的武要离和万法道门一群小师侄们。

但看这状况,他们好像是被人欺负了。

苗从殊:“武道友?”

武要离转头,一见苗从殊愣了下,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苗道友?你果然也进了秘境,可有受伤?修为似有提高、灵气充沛……这几个月你是在哪里捡到宝了?”

苗从殊感受到武要离真诚的关怀,同时想到他和郁浮黎果然是在识海里翻天覆地搞了好几个月,真是白日宣淫不知廉耻!

虽然现在回味,还是挺爽的。

“这些时日,我夜以继日的勤学苦练,手不释卷、博览群书,学以致用而受益匪浅。”苗从殊:“这几个月的知识,把我塞得很充实。”

武要离:“听出来了。”

成语一串串的,感觉就很有文化。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

推荐小说

  1. [古代言情] [以身为饵]冥王深陷反派温柔乡【完结】
  2. [古代言情] 蒙尘珠【完结】
  3. [古代言情] 诡异融合【完结番外】
  4. [古代言情] 只想做普通人【完结】
  5. [古代言情] 荆棘玫瑰【完结】
  6. [古代言情] 战神跌落神坛后被标记了[ABO]【完结】
  7. [古代言情] 找错反派哥哥后【完结】
  8. [古代言情] 我直播算命爆火【完结番外】
  9. [古代言情] 一生一世一浮屠【完结】
  10. [古代言情] 竹马小夫郎【完结】
  11. [古代言情] 重生成帝王的掌心宠【完结番外】
  12. [古代言情] 情杀仇【完结番外】
  13. [古代言情] 修真界幼崽求生指南【完结】
  14. [古代言情] [星际]上将的崽崽竟是人外触手系【完结】
  15. [古代言情] [穿书]帝师为后【完结】
  16. [古代言情] [穿书] 撩了疯批反派后我跑路了【完结】
  17. [古代言情] [穿书] 师尊,您徒弟还没开窍呢【完结】
  18. [古代言情] 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完结】
  19. [古代言情] 雌君的白月光竟是我自己【完结番外】
  20. [古代言情] 大师兄选择去修无情道【完结番外】
  21. [古代言情] 小夫郎是赚钱能手【完结番外】
  22. [古代言情] 星际大佬氪金养我【完结番外】
  23. [古代言情] 只为在盛世秀恩爱【完结】
  24. [古代言情] 一只狐狸【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