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读小说>古代言情>殿下让我还他清誉>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八章

军禁喧、马止嘶。

校场前禁军迎风整肃不动, 刀枪林立,大旗猎猎。

云麾将军在点将台上,亲自点了先锋官。

禁军仍需拱卫京城, 都虞候代都指挥使事留守开封, 兼照应粮草兵事。连胜领兵马督监,晓行夜宿先赴燕云察山川地利,整兵备战。

连将军没能守住大旗, 愿赌服输,拖着都虞候带队轰隆隆绕大营跑圈,在枢密使眼前踏起了一片遮天蔽日的滚滚尘灰。

……

新任的先锋官被云将军抓差,还需去大营议事,将干净布巾递给云琅:“忽然叫他们跑圈做什么?”

云琅眼睛里笑意晶亮,他方才没留余力, 额间透出些薄汗, 不以为意, 接过布巾随手拭了:“想知道?那得先听将令……”

萧朔抬眸,端详云琅神色:“什么将令?”

云琅咳一声, 裹了披风凑过去, 笑吟吟公然调戏先锋官:“给本帅笑一个。”

萧朔就知这人定然没什么好打算,看了云琅一眼,不同他胡闹,将暖炉抛进云琅怀里, 举步便朝台下走。

云琅抱着暖炉, 拢在怀间热烘烘焐着心口, 快步追上去:“不闹,说正事,你知不知道那个侍卫司骑兵营的新营校?”

云琅特意问了名字, 此时尚记得,跟上萧朔:“叫韩从文的。我见他不错,虽说嫩了些,心性天资却都不差,若他愿意,历练一番正好戍边……你走慢点行不行?”

萧朔一言不发,脚步不停,径直走到最近一处暖帐前,单手挑了厚实门帘,回身等着云琅。

云琅叫他平静视线一扫,莫名有些心虚,清了清喉咙,抱着暖炉进了大帐。

萧朔停在帐门前,召来亲兵,要了一碗参汤。

“要这个干什么?”

云琅刚坐下,看见他手里热腾腾的汤碗,脸色立时跟着一苦:“我当真好透了,能跑能跳能打仗。我方才吓唬连大哥,一人挑了一个营,总不能一点汗不叫我出……”

萧朔走过去,将参汤放下:“下次他们再说了我什么,便叫他们说,不必动怒。”

云琅微怔,话头跟着停下来。

萧朔细看了一阵云琅脸色,垂眸端过参汤,慢慢吹了吹。

这六年间,他若能再奋力些,再不计代价不遗余力些,不困囿于往事前尘,不纵着云琅,将人早强抢回府上,关起来绑在榻上养伤。

六年前,若他能再拼些命,再争些气,能担得起王府与禁军。不必叫父王母妃在临终之前,将所有担子都压在云琅肩上。

……

这座点将台上,原本早该站着他的少将军。

萧朔吹温了参汤,朝云琅递过去,缓缓道:“他们其实并未说错,我这些年的确——”

萧朔话说到一半,已叫腕间刺痛生生拦住。

他手里还端着参汤,堪堪端稳了,看着云琅轻叹口气:“此时若有人进来,怕要以为云将军长身体比旁人晚些,在琰王府缺肉吃了。”

云琅不为所动,仍牢牢叼着琰王殿下的手腕,刀光剑影凝眸瞪他。

萧朔接了少将军的眼刀,将参汤换了只手,垂眸道:“我并无此意,只是人言伤不得人,你不必——”

“你的事。”

云琅放开萧小王爷的手腕,沉声道:“有什么是我不必的?”

云琅罕少有沉下脸色的时候,此时半真半假冷了语气,眉宇间凛凛战意未散,吓得入营来送校官名册的少年卫兵险些跌了个跟头。

萧朔将右手隐在桌下,左手接过名册:“回去同连将军说,云帅要借你过来,另有指派。”

云琅神色仍冷:“我有什么——”

萧朔看他一眼,静了一刻,将手在桌下覆住云琅手背,赔礼似的慢慢握了握。

云琅难得被小王爷在桌子底下偷偷拉手,脸色好了些:“……我有指派。”

萧朔将他那只手翻过来,拢在掌心,将参汤端过去。

云琅接过参汤,喝了一口,不再给先锋官拆台。

少年卫兵立在案前,叫眼前情形引得心头微沉,攥了攥掌心冷汗。

方才演武时,他吃了熊心豹子胆阻拦云琅夺旗,自知只怕已冒犯了上官。此时处置他事小,只担心上官迁怒,牵累了连胜。

少年卫兵咬了咬牙,低声道:“王爷,小人知错……”

“并非责罚于你。”

萧朔道:“此番出征,景王随军监军,要你做他护卫。”

少年卫兵愣了愣:“景王?”

萧朔点了下头:“拿出你守旗的本事,景王在则人在,景王——”

云琅一口姜汤呛在嗓子里,轰轰烈烈咳起来。

萧朔顿了下,将“景王亡则人亡”这半句不吉的略去,淡声道:“总归,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是何反应,都不准他离开战场。”

少年卫兵似懂非懂,稍一犹豫,应声:“是。”

萧朔:“他若晕了,便用水泼醒。”

少年卫兵:“……”

萧朔抬头,视线落在他身上。

“……”少年卫兵:“是。”

萧朔:“去罢。”

少年卫兵晕乎乎磕了个头,想着莫名多出来的新差事,飞快小跑着出了营帐。

“你叫景王跟着去干什么?”

云琅见人走远,扯着萧朔压低声音:“咱们两个去还不行?难得清净清净,带他还不够添乱的……”

“禁军如今军威。”

萧朔道:“将来的主事之人,至少也要能镇得住。”

云琅:“……”

云琅倒也的确有此一念,只是还没有萧小王爷这般敢作敢为:“景王是新参军这件事……景王现在知道了吗?”

“他若知道,连夜便会逃出京城。”

萧朔道:“此事眼下尚是机密,大军启程时,自会有人去接他。”

云琅心情有些复杂,点了点头。

萧朔问:“还有不妥?”

“倒不是。”云琅讷讷,“只是——”

云琅也不知自己要只是些什么,静了片刻,扯扯嘴角:“如今连他也保不住,非拉去战场不可了。”

“你当初拉我去战场,不是这般语气。”

萧朔道:“不止兴冲冲要拖我去,还整日里吓唬我,说戎狄人两丈高,青面獠牙,胁生双翅。”

云琅尚在走神,闻言哑然:“你哪能一样……”

萧朔道:“有什么不一样?”

云琅正要顺口回答,忽然反应过来,握着琰王殿下的手抬头:“小王爷,你这是在要我夸你吗?”

萧朔的天赋心性,虽然开窍稍晚些,却是璞玉其中,璀璨内含,自然比景王要强出许多。

哪怕当初端王叔日日犯愁,云琅也早知道萧小王爷不是池中物,早晚是要从云化龙的。

云琅握了萧朔的手,静了片刻,扯扯嘴角:“不瞒你,时至今日,我仍在想是不是该我一个先去卖酒,等一等你……”

萧朔平静道:

“我原本也不是当皇帝的料。”

云琅没想到他这般直白,怔了下,失笑道:“你不是,难道景王是?”

“如今看来,他最合适。”

萧朔道:“你我受往事纠缠,身负血债。如今无论做什么,都仿佛带了‘复仇’二字,天然不具公允立场。”

云琅从未听他说过这个,蹙了蹙眉,慢慢坐直。

“无论变法变成何等地步,如今朝中的官员,势必不可能尽数裁撤。况且即便是如今,在当今皇上手下,也是有得力能办事的官员臣子的。”

萧朔道:“这些人未必参与了当年的事,可在那场党争里,却也的确站在了父王的对立面。”

云琅静了片刻,点点头:“不错……还不少。”

云琅从商恪那里拿到过官员名录,在心中过了一遍:“当今朝中,从三品之下,少说要有一半。”

“试想。”萧朔道,“若你我来日弑君共掌天下,这些人会如何?”

云琅扯扯嘴角:“如芒在背,坐立不安。”

“整日里提心吊胆,怕被清算旧账,怕被报复寻仇,如何踏实下心来做事。”

萧朔淡声:“历来君权更迭,都伴随着血洗宫廷,朝野动荡少说要三五年来休养,才能稳定。”

“你我如今,若求的是位及至尊、共登极圣,这样做自然没什么不妥。”

萧朔看着云琅:“无非百姓多苦几年,朝堂元气大伤,根基多损几年罢了。”

云琅点了点头,缓缓道:“若要物阜民安、天下大治……”

“若要天下大治。”

萧朔道:“来日执掌君权的,必须是个在当初那场血案里,至少在明面上两不相靠的人。”

这个人不是当今皇上一派,故而有资格坐到这个位置上,承袭大统。可也同样没在那场血案里被端王牵连,同朝中派系对立的臣子并没有不死不休的刻骨血仇。

甚至这个人也不能直接参与变法,因为变法改弦更张牵扯太广,若要立法护法就要雷霆铁腕,势必树敌无数,注定不能再得众心。

“况且……你我如今为后世一试。”

萧朔见云琅不动,端了参汤抵在他唇边,低声道:“若你我这一次能将朝堂理清盘顺,连景王这等平庸资质监国,也能如常运转,不必非要依靠明君强臣才能治世……”

云琅胸口牵扯,回握住萧朔的手,低头喝了两口参汤。

萧朔轻声:“从今以后,或可不必再有挚友知己,重蹈你我覆辙。”

云琅压下眼底涩意,呼了口气,吹毛求疵找茬:“挚友知己?”

萧朔抬了下嘴角,将尚且温热的参汤含了,单手拢住云琅脊背,慢慢哺给他。

云琅喝净最后一口参汤,呼了口气,抵在萧朔胸肩:“这条路要走很久……比我收复燕云久得多,比打场胜仗难得多,到了最后也未必能成。”

“姑且一试。”萧朔道,“你我同去同归,人生一世,路并不长。”

“还以为是跟你卖酒享福。”

云琅忍住笑,摇摇头,像模像样叹气:“原来挣的是卖酒的钱,操的是安天下镇家国的心。”

萧朔抬手,在少将军背后揽住:“是我牵累你。”

“天地牵累你我。”

云琅笑了笑,阖眼缓声:“卖卖酒,顺手为天地立个心。”

……为天地立心。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前朝先贤张载的横渠四句,学宫里人人被先生教着背过,真记进心里,化作胸中千岩万壑、山高水长的,就只有琰王殿下一个。

“故而,”

萧朔道:“景王那座醉仙楼,该赔给你我。”

云琅:“……”

云琅:“?”

云琅上一刻还在心里告慰端王叔端王妃与先帝先后,转达萧小王爷如今已志存高远、胸有丘壑,下一刻就又听见他惦记人家的醉仙楼:“你能不能别老盯着景王一只羊薅?”

“能。”萧朔道,“你方才与我说的那个韩从文,是兵部尚书的嫡子。昔日朝堂议和,对边境纳贡,他悲愤立寒潭三日以抗,与兵部尚书大吵一架,隐瞒身份来了禁军。”

萧朔:“兵部尚书给高继勋塞了不少银子,只求叫他儿子不要受苦,抄家时一并抄没了。”

云琅:“?”

“此事毕竟事出有因,暂且隐匿下来,以待朝局稳定后再罚,赃银必须有个去处。”

萧朔揣摩云少将军大抵是嫌酒楼一处不够,摸了摸云琅发顶,将银票递给他:“来日买了爆竹,你我同放。”

“…

…”

云琅一时有些虚弱,按按胸口:“我不是——”

“琰王府这些年,还攒了两个屋子的银子,都给你,任意花销。”

萧朔:“老主簿还有三十两纹银,存在账房……”

云琅实在听不下去,摸过点心匣子,翻出片酥琼叶塞进萧小王爷嘴里。

萧朔嘴占着,嚼作雪花声,从袖子里摸出一小锭银子,放在云少将军手心。

云琅深呼深吸,闭了闭眼睛。

云少将军如今执掌一军,忍住了没把银子放在琰王殿下脑袋顶上,在帐内转了两个圈,将点心匣子抄在怀里,抱着暖炉穿好披风。

出征在即,理当祭天祭地,奉八方神明,慰祖宗之位、先人之灵。

这事本该皇上做,他们这位皇上如今气数将尽,没有半点福分,做不了这般要紧的差事。

圣旨还揣在枢密使的袖子里,禁军没能看见,只当有人搅扰出征誓兵,一并拖走扔出了大营,已揉得不能再看。

君失其责,倾其位,按古书律例,就该统兵主帅代行祭礼。

代祭天地,代慰先人。

营中帐外已配妥马匹,衣甲器械尽数齐备。连胜整军已然妥当,同都虞候尽数交接了营内事宜,禁军军容齐整,候在陈桥大营门外。

桩桩件件一应完备,只等祭礼告慰天地先祖过后,整军开拔。

云琅按着胸口,跌跌撞撞晃悠出帐,去禁军大营后的祭坛,给各方神明送点心、给端王叔烧小纸条去了。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

推荐小说

  1. [古代言情] [以身为饵]冥王深陷反派温柔乡【完结】
  2. [古代言情] 蒙尘珠【完结】
  3. [古代言情] 诡异融合【完结番外】
  4. [古代言情] 只想做普通人【完结】
  5. [古代言情] 荆棘玫瑰【完结】
  6. [古代言情] 战神跌落神坛后被标记了[ABO]【完结】
  7. [古代言情] 找错反派哥哥后【完结】
  8. [古代言情] 我直播算命爆火【完结番外】
  9. [古代言情] 一生一世一浮屠【完结】
  10. [古代言情] 竹马小夫郎【完结】
  11. [古代言情] 重生成帝王的掌心宠【完结番外】
  12. [古代言情] 情杀仇【完结番外】
  13. [古代言情] 修真界幼崽求生指南【完结】
  14. [古代言情] [星际]上将的崽崽竟是人外触手系【完结】
  15. [古代言情] [穿书]帝师为后【完结】
  16. [古代言情] [穿书] 撩了疯批反派后我跑路了【完结】
  17. [古代言情] [穿书] 师尊,您徒弟还没开窍呢【完结】
  18. [古代言情] 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完结】
  19. [古代言情] 雌君的白月光竟是我自己【完结番外】
  20. [古代言情] 大师兄选择去修无情道【完结番外】
  21. [古代言情] 小夫郎是赚钱能手【完结番外】
  22. [古代言情] 星际大佬氪金养我【完结番外】
  23. [古代言情] 只为在盛世秀恩爱【完结】
  24. [古代言情] 一只狐狸【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