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读小说>古代言情>殿下让我还他清誉>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萧小王爷这套衣服, 说不定熏了二十斤的静心凝神安眠香。

云琅睡得沉,他这些天的确心力体力耗得太过,仗着底子勉力折腾, 这些天来府上养得好, 倒也尚能支撑。昨夜身心陡然松下来,卸开心防,只觉走路都是困的。

不用琰王殿下设法哄, 少将军上车就没再折腾,将脸埋在王爷肩头衣料里,盖着王爷的袖子,自己安安生生睡了一整路。

车到陈桥大营外,已能听得见隐隐操练声。

“殿下如何来得这般早?”

都虞候特意出来迎,见了琰王府马车, 忙拨马跟上:“都已准备妥当了, 照着殿下吩咐, 不会有差。”

都虞候跟着马车,犹豫一刻, 低声道:“今日出征没那些繁琐, 不用皇上祭天,不用枢密院念军誓,静悄悄就能走。少将军能多歇一刻便多歇歇,不差在这一时……”

出征在即, 营前停了十数辆马车, 调拨物资聚拢粮草, 人人安静地穿梭忙碌。

原本紧邻着营盘、叫军大爷养起来的那几处繁华坊市,已经尽数清空,平成了一块块习武搏杀演练战阵的校场。

萧朔叫停马车, 看了看校场上仍在操练的一队队兵士。

“连将军说禁军暗弱太久,战力实在不济。既然要拉去打仗,哪怕今日出征,也不能怠惰了操练。”

都虞候终归难堪,脸热了热:“这些年混沌度日,太过荒废……愧对殿下。”

萧朔摇了摇头:“这些年来混沌荒废、愧对旁人的,不只你们。”

都虞候一怔,抬头看他。

萧朔不再多说,将校场上操练架势一一记了,又命人拿过云琅这几日百忙里抽空理出的阵图,交到都虞候手里。

都虞候认得云琅笔迹,眼睛一亮,忙双手接了,匆匆打马去同连胜碰头商议。

禁军从枢密院下剥出来,交到琰王手里,时日虽不算太长,却已尽数整顿一新。

大营内外,校场战意昂扬高涨,人人奋力,分明不是往日气象。

无论侍卫司与殿前司,能留下来的,都见那一场几乎吞没汴梁城的战火,早被砍到面前的刀锋逼出血性,再没了往日得过且过的糊弄应付了事。

校场之上,军旗戎声猎猎,刀戈涌出森森寒气。

萧朔看了一阵,要叫云琅醒来。回过身时,少将军已经睁开了眼睛。

萧朔伸手,揽云琅起身。

“练得不错。”

云琅借力坐起来,挑开车帘看了一阵,笑了笑:“小王爷治军也是一把好手,现在的气象,与之前天差地别了。”

萧朔摇了摇头:“外强中干。”

他见过云琅领的兵,不说当年赫赫威名、横穿北疆千里毙敌的流云骑,就是追着云琅潜回京城的那些亲兵,都沉默凶悍杀意内敛,跟在云琅身后,能轻易凿穿西夏的铜墙铁壁。

如今的禁军,能练出来带走补充给朔方军的,满打满算不过一成。

带去边疆真刀真枪地厮杀见血,还要再练,才看得出是否能战。

“你当年被端王叔拎起来晃晃晃,不晃开窍不松手,如今怎么也添了揠苗助长的毛病?”

云琅失笑,伸手将车帘合上:“禁军暗弱久了,要重新整顿起来,岂会在一时一地。”

云琅带多了兵,亲眼见着昔日端王炼军,心中有数:“打下朔州城,雁门关收回来,中原不会再有大的战事。禁军拱卫京城,战力不高不行,太高了却也不行。”

萧朔稍一沉吟,点了点头。

云琅侧过头看他神色,很是好奇:“这你也听得懂?当初端王叔这么和我说,我不明白,翻来覆去想了半个月。”

“你我那时年少,只知道禁军越强,越能护卫京城安定,将戎狄的探子尽数揪干净。”

萧朔道:“父王是担心军中令行禁止,极容易只奉军令不问其他。禁军若练得太过精锐骁勇,落在别有用心的人手里,便是一把刀。”

云琅扯扯嘴角,在他肩头抻了个懒腰,舒展开筋骨,轻呼口气。

如今看来,端王叔昔日的这份顾虑,显然不是杞人忧天。

朝中这些年党派相争,主战主和看似泾渭分明,真细细追究,却并不能全然分得清晰。

枢密使投了当今的皇上,对先帝说要弱兵强国,转头就给这位怕死的皇上精心练出了支最精锐的暗兵营,刺杀朝臣灭口世族,无往不利。

端王叔主战,却反而亲手压制禁军,断了这一把原本能最为倚仗的利刃。

人心难测,朝局向来最易变换。禁军弱了,京城空虚便会遭人窥伺,易生动荡。战力太强,却又容易为别有用心者所用,反成其害。

要想叫朝堂稳定,从军队这一处下手远远不够。先帝朝叫各方牵制,设法压制一家独大的念头是对的,只是中途错了方向,如今变法仍要再捡起来。

禁军如今叫时势倒逼出的赫赫军威,将来的主事之人至少也要能镇得住。

“此事交给我。”

萧朔道:“不会有差池。”

变法有参知政事师生操心,云琅就是闲来一想,闻言愣了下:“什么事?”

萧朔摇了摇头,并不多说,握住云琅腕脉:“方才睡得如何?”

云琅已习惯了他随时随地把脉,将手腕大大方方交出去:“不错。”

两人各有操心,萧朔既然一时不打算说,想来是桩还要细致盘划的事。

云琅心宽,将方才满脑子的家国天下顺手扔了,看着分明守车待兔的萧小王爷,没忍住乐:“先锋官,你若再这么唬我睡觉,休怪本帅——”

先锋官全不受威慑,手臂揽着主帅的劲韧腰背,仍坐得稳妥。

云琅:“……”

他话说到一半,剩下的在唇齿间打了个转,迎着萧朔的视线,慢慢将后半句吞了咽回去,自耳后返上微热。

也不知小王爷是看谁都这般架势,还是只在看他的时候堂皇,将他整个人不讲道理地填进眼底,像是世上除了这个便再没别的要紧事。

云琅一向最觉得萧朔这个架势欠揍,偏偏叫萧朔这样静看着,又从来半分也扛不住。

哪天一冲动,说不定会叫禁军追着狼烟绕军营跑步,就为了逗萧小王爷笑一笑……

……

祸国殃军。

云琅心中骇然,瞪了多半是能蛊惑人心的琰王一眼,挪得离他远了些:“给你下二十斤蒙汗药,叫你一头睡到仗打完。”

萧朔:“?”

云琅防患于未然,不叫他再侵蚀心志,抱着琰王殿下的暖炉,披上琰王殿下送的披风,下了琰王殿下的马车。

走到一半,又倒折回来,拉开马车上精巧的暗匣,抱走了琰王殿下特意叫人准备的、满满一整匣少将军最喜欢的点心。

-

校场上,禁军仍在操练不停。

“用力!没吃饭吗?”

连胜厉声呵斥,劈手夺下一名兵士手中的长枪,枪杆反磕在那人胸口,将他生生掼出数步坐在地上。

连胜死死皱着眉,攥了枪杆,沉声:“站起来!”

兵士已叫他慑得腿软,撑了几次,勉强爬起身站稳。

“你们要去的是沙场,刀劈下来见血,枪捅出去就是个窟窿!”

连胜寒声道:“以为见过一次叛军攻城,混了几个人头,就算见过血,能上战场了?若没有云麾将军在,西夏铁鹞子只怕早站在汴梁城头上了!”

出征在即,禁军能给朔方军补充的兵力却仍有限。

勉强能带上的,殿前司那些本就是朔方退下来的老兵还好些。这些新兵没打过一场正经大仗,与叛军作战时又有云琅护着,手下功夫徒有其表,其实尽是软绵绵的花架子。

连胜心中日复一日地焦灼,想要对萧朔与云琅提,却又清楚以朝局如今情形,出征时日不可能再向后推迟。

都虞候知他心事,叫那兵士下去休息,拦住连胜,低声道:“也莫要操之过急……”

“如何不急?”

连胜昔日跟着端王,比旁人更清楚朔方军情形,紧皱着眉:“枢密院胡乱折腾,朔方苦撑戍边这些年,军力早已疲惫。偏偏禁军能带过去的就这么几个……竟还大半皆是新兵,连千钧一发的要紧关头是什么样都不清楚。”

连胜咬了咬牙:“殿下与少将军豁出命拼,才拼出如今这一方天地,如今朝堂上下都在盯着这一场仗,若是——”

他察觉到自己这话说得不吉利,生生刹住,用力呸了一声,打了自己一巴掌。

“谁心中不焦灼?”

都虞候叫他挑起心事,重重叹了口气:“无非……尽人事罢了。”

禁军暗弱了这些年,并非如朝堂一般,旦夕之间风云变幻,说整肃便能整肃。

要将军力提上来,少说也要先挑出精装甲兵,七过八筛,再拉去不引人注意的宽阔平原草场扎下大营,苦练个三五年。

这般练出来的兵,还是不曾真刀真枪上过战场的。见过血、被杀意临过身,才知道畏惧生死,知道了怕死,才能再练出不畏生死的强悍精兵来。

都虞候低声道:“当年朔方军那般强悍,好水川一战折戟后,也要一年苦练,才熬出一支铁骑……”

连胜自然也明白这些道理,只是终归心中焦急,抬头还要开口,忽然一怔。

都虞候看他视线,跟着转过去,心中一喜:“少将军!”

“连大哥好大的火气。”

云琅抱着琰王殿下的点心匣子,一路闲散看过来,笑了笑:“我刚走到校场,就叫连大哥一嗓子吼得酥饼都掉了。”

连胜:“……”

都虞候咳了一声,回头瞄了一眼连胜,板住嘴角低声道:“少将军不知道,连兄这火可不止一天两天了。”

禁军操练了几日,连胜便吼了几日,都虞候这些天日日跟着挨吼,耳朵到现在还嗡嗡个不停。

但凡朔方军出身的,没人不同少将军亲近。都虞候看琰王殿下不在,同云琅在一处,放开自在不少:“您快劝劝连兄,叫他消消火。事情固然很急,可咱们也当真不能再在路上练兵了。”

云琅压了压笑意,咳嗽一声,点点头。

都虞候回头看了一眼,低声报备:“还弄坏了三杆枪、四柄刀,刀修修还能用,枪是真叫连兄给撅了,银子才赔了一半……”

连胜眼睁睁看他当面告状,一口气堵在胸口:“少将军!”

“无妨。”

云琅停了与都虞候的嘀嘀咕咕,诚心安慰:“尽管赔偿,找琰王府销账。”

连胜:“……”

都虞候这般欠削的夯货料子也就算了,王爷昨日来了军营,调度妥当后看过一遍练兵,什么也没说,只安排妥当了要带走的辎重粮草与各营名单,便回了府。

如今连少将军来了,竟也半分不知道着急。

竟还吃点心。

连胜满腔焦灼憋得要命,来回踱了几步,上前道:“少将军!这岂是儿戏的事?王爷纵然不知兵,您心中总该有数——”

云琅收了笑意,慢慢抬头正色:“谁说王爷不知兵?”

连胜一怔,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闭紧嘴立在原地。

“连大哥,你跟在端王叔身边的时间最久。”

云琅道:“我知道,你并非有意偏见,只是小王爷当年的确于行兵打仗的事不很开窍,你长久看着,心中就有了消不去的成见。纵然琰王殿下与我一起平叛,在你心中,此战胜数也尽皆在我。”

连胜知错,咬紧牙关愧然道:“属下不该。”

“我也知道,你当年教萧朔练枪,险些叫世子一招百鸟投不着林的枪法扎了端王叔的腿。”

云琅慢慢道:“从此心有余悸,严防死守,再不准世子习武。”

连胜:“……”

都虞候倒是不知此事,谨慎道:“可王爷如今……身手分明很好啊。”

“从此世子不能在王府练习。”

云琅唏嘘:“就去我的云骑营,百鸟随缘投我的腿了。”

都虞候:“……”

连胜忍不住,低声拦着:“少将军。”

云琅没多怀念往事,笑了笑,又收敛了神色看向连胜,缓声道:“我知你心中忧虑。”

云琅抬头,扫了一眼校场上的禁军:“你担心这些年朔方军军力已被京中拖累得疲弱,禁军又不能补充战力,到时对上西夏大辽两方夹击,未必能拼得过马背上长大的骑兵。”

连胜心头一提:“正是,此事若不处置妥当,只怕——”

云琅看着他:“你忧虑这些,可曾对王爷说过?”

连胜一怔,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昔日王府一场家变血案,有太多人从此困在里面,年年岁岁,不得解脱。”

云琅语气很淡,眸色却朗利:“可连大哥,你要知道,是有人一直在往前走的。”

“我二人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不是我,是他。我们能走到此处,是因为这五年来,他没有一刻停下来歇过。”

云琅:“你该看见,他早走出了端王叔的影子。”

连胜心底震荡,终归说不出话,重重叩首:“属下知错。”

“好了,我也只是替他说几句话,自家人犯不着这个。”

云琅笑笑,俯身将连胜从地上扯起来,转向都虞候:“还有枪没有?借我一柄。”

连胜怔了怔:“少将军,你要做什么?”

“不就是没见过千钧一发的大场面?见识见识就行了。”

云琅活动了下手腕:“连大哥,带你的人结阵护旗,我来夺。”

都虞候倏地反应过来,满心欣喜,忙去要了一柄无人用的白蜡杆大枪:“少将军要多少人马?属下这就派人去调——”

“要什么人马。”

云琅哑然:“当初我原本盘算,是你们这些人一个也不带、一个也不告诉,我自己去北疆,带着朔方军把朔州城拿下来,从此年年岁岁镇着雁门关。”

他这番话说得语气寻常,却分明可见其下的凛凛惨烈。连胜心口狠狠一拧,低声道:“少将军……”

“说这个不是叫你难过,连大哥。”

云琅道:“是提醒你,我太多年没领兵攻城,你大概忘了我的仗是怎么打的。”

“不是要你练好兵,跟我去北疆。”

云琅朝他笑笑:“是北疆之地苍茫广阔,戈壁绵延千里,带你们去,正好练兵。”

连胜微怔,看着云琅,心头忽然一跳。

云琅单手解了披风,连点心匣子一并抛进都虞候怀里。

他身上的悠闲自在一分分淡了,眼底透出金戈铁马映着的寒泉冷光。云琅立在原地,将那柄枪在手里握了握,抬头望了一眼演练战阵的阵中帅帐。

“连将军。”

云琅道:“你若输了,带你的人绕整个大营跑三圈。”

连胜心悬到嗓子眼,拧身扑回去:“结阵!金鼓在后,薄中厚方,护住主帐阵旗——”

云琅身形已骤然掠起,踏过仓促顶上的生铁厚盾,手中长枪绞开袭到身侧拦阻的兵器,直奔了帅帐前那一杆格外显眼的大旗。

作者有话要说:#惹王爷生气#

#跑圈#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

推荐小说

  1. [古代言情] 穿成龙傲天的同胞哥哥【完结】
  2. [古代言情] 玄门美人星际养崽指南【完结番外】
  3. [古代言情] 黑心小白兔渣了偏执魔尊【完结】
  4. [古代言情] 捡到一只小狐狸【完结】
  5. [古代言情] 农家小夫郎【完结】
  6. [古代言情] 废土哨兵训导法【完结】
  7. [古代言情] 重生后师尊成了修真界白月光【完结】
  8. [古代言情] 傀儡师【完结】
  9. [古代言情] 云雾肆意【完结】
  10. [古代言情] 太师要欺上【完结】
  11. [古代言情] 王爷桀骜撒娇,暗卫嗜宠如命【完结番外】
  12. [古代言情] 顶级Alpha的吸引法则【完结】
  13. [古代言情] 末世之囤货养崽【完结番外】
  14. [古代言情] 公府小少爷找回来了【完结】
  15. [古代言情] 陨落的大师兄【完结】
  16. [古代言情] 帝君他明明清冷似月【完结】
  17. [古代言情] 食仙【完结】
  18. [古代言情] 不做替身后,帝国元帅嗷嗷哭【完结】
  19. [古代言情] 疯批孽徒心头宠,清冷仙尊逃迷宫【完结】
  20. [古代言情] 夫郎家的温润书生【完结番外】
  21. [古代言情] 猫猫我啊,想拍飞饲主【完结番外】
  22. [古代言情] 靠空间躺赢【完结】
  23. [古代言情] 丧尸与狗,我越过越有【完结】
  24. [古代言情] 金玉[重生]【完结】